" />

《诗经·关雎》中,最后一句“钟鼓乐之”的“乐”到底怎样读?:一个木一个乐

先说结论:《关雎》“钟鼓乐之”的“乐”应当读作lè;这个“乐”是个使动用法,“钟鼓乐之”即“以钟鼓之声使她快乐、开心”之义,可意译为“奏起钟鼓,求她一笑”。

“乐”的繁体字写作“樂”,“樂(乐)”的本义是一种类似于琴的弦乐器,这个意义的“樂(乐)”读作yuè。

一、“乐”的字形演变

“樂(乐)”的本义是怎么确定的呢?这要从它的字形演变讲起:

(一)甲骨文

京津3728

《诗经·关雎》中,最后一句“钟鼓乐之”的“乐”到底怎样读?:一个木一个乐 第1张

(二)西周中期金文

乐作旅鼎

《诗经·关雎》中,最后一句“钟鼓乐之”的“乐”到底怎样读?:一个木一个乐 第2张

?钟

《诗经·关雎》中,最后一句“钟鼓乐之”的“乐”到底怎样读?:一个木一个乐 第3张

(三)春秋晚期金文

乐子簠

《诗经·关雎》中,最后一句“钟鼓乐之”的“乐”到底怎样读?:一个木一个乐 第4张

(四)小篆

《说文·木部》

《诗经·关雎》中,最后一句“钟鼓乐之”的“乐”到底怎样读?:一个木一个乐 第5张

(五)秦隶

睡虎地简《日乙》92

《诗经·关雎》中,最后一句“钟鼓乐之”的“乐”到底怎样读?:一个木一个乐 第6张

(六)汉隶

韩勑碑

《诗经·关雎》中,最后一句“钟鼓乐之”的“乐”到底怎样读?:一个木一个乐 第7张

由这些图片可知,楷书“樂(乐)”的架构形成于西周中期金文,此时的“樂(乐)”比之前多了一个“白”:

《诗经·关雎》中,最后一句“钟鼓乐之”的“乐”到底怎样读?:一个木一个乐 第8张

“樂(乐)”的下班半部分是“木”,指的是琴瑟之类的乐器下面的木头:

那么,“樂(乐)”字的这个“白”以及“白”两边的“幺”指的又是什么呢?

首先说这两个“幺”:

《诗经·关雎》中,最后一句“钟鼓乐之”的“乐”到底怎样读?:一个木一个乐 第9张

“幺”其实就是“絲(丝)”字的一半,两个“幺”构成了一个“絲(丝)”:

《诗经·关雎》中,最后一句“钟鼓乐之”的“乐”到底怎样读?:一个木一个乐 第10张

传统的琴弦是由蚕丝缠绕、糅合而成的。把弦按在木头上,就组成了琴瑟之类的乐器:

《诗经·关雎》中,最后一句“钟鼓乐之”的“乐”到底怎样读?:一个木一个乐 第11张

我们的祖先为了将这种乐器以文字记录下来,采用“会意”的造字方法,以两个“幺”与一个“木”造出了“樂(乐)”字:

《诗经·关雎》中,最后一句“钟鼓乐之”的“乐”到底怎样读?:一个木一个乐 第1张

那么,西周中期及之后,“樂(乐)”字中间的“白”又是什么呢?

一般以为,这个“白”是一种用来调弦的工具。

二、“乐”的三个读音

从上述分析可知,“樂”本义是一种弦乐器,读作yuè,引申为“音乐”之义。

美妙的音乐能使人欢乐,人在开心的时候也会情不自禁地奏起乐来,所以“乐”字又有了“快乐”的意思。

为了与“音乐”之义作区别,“快乐”之义的“乐”被读成了lè,后来又有了“使……快乐”的用法。

除了yuè、lè两个读音之外,“乐”还可读成yào,是喜欢、喜爱的意思,即“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之“乐”。

因此,对应三种意思,“乐”字有三个读音:yuè,lè,yào。

三、《关雎》“钟鼓乐之”之“乐”的读音

《关雎》这个“乐”读作什么呢?这个时候,我们要采用“以义定音”的方法,根据文义来确定这个“乐”的读音。

先附上《关雎》的原文:

(一)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二)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三)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诗经·关雎》中,最后一句“钟鼓乐之”的“乐”到底怎样读?:一个木一个乐 第13张

以“窈窕淑女,ABC之”这个句式为切分标准,我们可以把《关雎》分为以上三块。

这样划分的目的,是为了确定“乐”的词性。

与“乐”一同处在C这个位置上的“求”、“友”——这个“友”是“结交”之义,即《论语》“无友不如己者”之“友”——都是动词,因此,此处的“乐”也应当是动词。

既然这个“乐”是动词,那就不可能读作yuè。至此,三个读音已经排除掉一个了。

再看yào这个读音。当“乐”读作yào时,是“喜欢”、“喜爱”之义。

“喜欢”、“喜爱”之义在语境中讲不通。假使将此“乐”读成了yào,“钟鼓乐之”是什么意思呢?该怎么翻译呢?译作“以钟鼓喜爱她”吗,还是“奏起钟鼓,好好爱她”呢?

显然,此“乐”只能读成lè,是“使……快乐”之义。

有的《诗经》注本里面,会把这个“乐”读成yào,这往往是为了押韵,因为“左右芼之”的“芼”读作mào。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应该将此“乐”读成yào呢?

其实在《关雎》产生的上古之时,作“快乐”解的“乐”与“芼”是可以押韵的(不详述,参见王力先生的《诗经韵读》),后来由于语音的演化,此“乐”与“芼”不再押韵。

读《诗》的人为了声韵上的和谐,将此“乐”改读为yào,未尝不可。但须知这只是一种技术上的处理,“lè”才是“钟鼓乐之”之“乐”的妥当读音。

评论(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