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湖南省成功举办2020年全国儿童预防接种 宣传日活动:楚涵

  2020年4月25日是第34个“全国儿童预防接种日”,今年的宣传主题是“及时接种疫苗,共筑健康屏障”。4月24日上午,湖南省卫生健康委在长沙县湘龙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主题现场宣传活动,本次活动由湖南省疾控中心承办,长沙县卫生健康局、长沙县疾控中心、长沙县湘龙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协办,活动由湖南省卫生健康委疾控处副处长袁翔主持。

湖南省成功举办2020年全国儿童预防接种 宣传日活动:楚涵 第1张

预防接种是预防、控制疾病最经济、最有效的措施。在党和政府领导下,我国实施免疫规划政策42年,预防接种工作稳步推进,从4种疫苗防6种疾病,扩大到14种疫苗防15种疾病,成效显著:湖南省已连续27年维持无脊髓灰质炎状态,连续16年无白喉病例报告;5岁以下儿童乙肝病毒表面抗原携带率已下降到0.16%,流脑、乙脑、麻疹、百日咳等疾病均处于较低发病水平,有效降低了免疫规划疫苗针对传染病的发病和死亡,保护了人民群众的健康。《中华人民共和国疫苗管理法》于2019年12月1日正式实施,疫苗管理单独立法体现了疫苗的特殊属性。 指出疫苗关系人民群众健康,关系公共卫生安全和国家安全。及时接种疫苗能阻断传染病的传播,维护公共卫生安全的“屏障”作用,对于维护公众健康意义重大。

湖南省成功举办2020年全国儿童预防接种 宣传日活动:楚涵 第2张

活动现场,湖南省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副主任、省疾控中心主任李俊华通报全省预防接种成就及形势,他指出,全省各级卫生健康部门、疾控中心、基层接种机构要进一步提高对预防接种工作的思想认识,加强疫苗和预防接种管理,努力为全社会提供健康优质的接种服务;要结合当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减少人员聚集,加强个人防护,确保疫情期间接种儿童的健康安全。倡议各级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门认真履职,主动做好监管和服务;广泛正面宣传营造预防接种良好氛围;科学认知预防接种,及时接种疫苗,共筑健康屏障。

湖南省成功举办2020年全国儿童预防接种 宣传日活动:楚涵 第3张

活动现场,李俊华同志对社区接种医生进行亲切慰问;儿童预防接种宣传大使湖南广播电视台公共频道楚涵宣读倡议书;湖南省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科长张淑君对疫苗政策进行解读;长沙县湘龙街道公卫中心预防接种医生黄佩进行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解读;预防接种儿童家长单冰冰谈积极配合接种工作,确保孩子身体健康。免疫规划专家现场接受媒体采访,提供咨询答疑,活动取得积极成效。

湖南省成功举办2020年全国儿童预防接种 宣传日活动:楚涵 第4张

湖南省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副主任、省疾控中心主任李俊华、省疾控中心党委副书记李合锋、省疾控中心副主任胡向科、长沙县卫生健康局局长唐锋、长沙县疾控中心主任杨曼琼、长沙县湘龙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邹雪其参加此次活动。

爱上一个比自己大十岁的女人,爱恨纠葛,我的前路在何方:楚涵

  我小时候家里破产,我妈就和本地一个有钱老板跑了。我爸被人追杀,外加上这个打击,自从有些一蹶不振了。后来他脾气越来越古怪,老是爱喝酒,喝醉了就爱打我,还骂我是白眼狼生的畜生,没事揪住我脑袋,就给墙上撞,说是度我回娘胎。

  由于从小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我就特别的叛逆,胆子也大,老爱和人打架!读幼儿园时,我就爱欺负同班同学,而且谁敢和我对眼,我就要瞪他,要那人还敢瞪回来,我二话不说就要让去教育他。

  日复一日,我变的越来越霸道了,动不动还爱抢同学的零食吃。

  那时候,我们村长的女儿和我同班,好多次看我欺负人,她就给老师打小报告,不仅如此,还当面指责我!

  村长女儿叫楚涵,她家里有几个臭钱,还有仗着她爸的身份吧,才老是爱主持公道!我不太得罪的起她,所以每次她出来制止,我只好不爽的罢手。

  读四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把哑巴家女儿的裤子脱了,给她撒尿在屁·眼上,楚涵就冲上来推了我一把,我一下就给坐尿上去了。

  周围很多人看好戏,我气不过,上去揪住楚涵就是一巴掌。她挤了挤眼,瘪着嘴巴就哭了:“呜呜,冯小虎,你打我。你给我等着,这周冬瓜梁见!”

  这一巴掌,让我憋了很久的恶气都出了!我爽快的说:“呵呵,好啊,冬瓜梁见,就冬瓜梁见。小B崽子,到时我要把你打的服服帖帖的,让你知道爸爸的厉害!”

  冬瓜梁是我们这的一个山包,上面有个青石坝,还有个小堰塘。打完群架,可以顺势去堰塘洗泥巴和血迹,实在是打架斗殴的不二良地。

  想着要收拾楚涵了,这种事,自然少不了我的好兄弟王志安。我把这事儿给王志安一说,他当即捏紧了拳头,“早看那娘们儿不爽了,放心,这一次一定打服她!”

  王志安的话,让我很是满意!

  到了约架的这一天,我和王志安老早就去了冬瓜梁。其时已到盛夏,酷热难耐,我们在树荫下等了一小时,楚涵的人也还没出现。

  我就给王志安提议:“那B崽子之前把我推尿上去了,看样子一时半会她还来不了。这样吧,你去山下粪坑给我舀一瓶子尿上来,等后面我给楚涵浇脑袋上。”

  王志安眼睛里射出兴奋的光芒,“这个提议是很好,不过我怕我走了,万一他们来了,你一个人咋应付?”

  这句话让我心里有点不服了,我说放心吧好伙计,学校有几个人敢和我过不去?楚涵顶多叫几个娘们儿,到时我给她们裤子都拔了。

  听我这么说,王志安就笑了笑,点头说那倒也是。还说泼尿的时候让他也来。

  王志安走了后,我就兴致勃勃的在青石坝上等了起来。没过几分钟,附近忽然响起突突突的摩托声。

  那年代在村儿里有辆摩托是非常装比的,我当时就伸长了脖子,莫非楚涵叫大人帮忙了?

  不过下一眼,我就猛的一惊,赶紧躲在了地面上。为啥这么说呢,只见一辆摩托车正缓缓驶向堰塘这边,摩托车后面捆着个女人,而且头上还套着个白色的布袋子!女人一直在那挣扎。

  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评论(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