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存疑七差错——从国标的句号基本用法说起 说明 国标,指2

  三存疑七差错——从国标的句号基本用法说起

  说明

  国标,指2011年版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

  笔者拟对国标的差错浅作分析,为推动它的修订略尽绵力。欢迎讨论,赐教。

  国标

  4.1.3.1 (句号基本用法)用于句子末尾,表示陈述语气。使用句号主要根据语段前后有较大停顿、带有陈述语气和语调,并不取决于句子的长短。

  示例1:北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

  示例2:(甲:咱们走着去吧?)乙:好。

  浅析

  对“使用句号主要根据语段前后有较大停顿”之说存疑有三。

  一、“较大停顿”存疑

  (一)“较大停顿”之说,易生歧义。

  点号表示停顿。哪种点号点断之停顿是“较大”的呢?

  “较大”,只是相对而言。

  逗号点断之于顿号点断,是“较大停顿”;分号点断之于顿号、逗号点断,是“较大停顿”;冒号(指涵盖范围为一句话的冒号,下同)点断之于顿号、逗号、分号点断,是“较大停顿”;句末点号句号、问号、叹号点断之于顿号、逗号、分号、冒号点断,是“较大停顿”。“较大停顿”之歧义,以逗号、分号、冒号、句末点号计,共4处。国标之说具体指向何方?颇费读者思量。

  换言之,不明说就是没有标准。国标名为“国家标准”,名不符实。

  (二)对停顿之形容,缺对应,缺照应。

  1.大小相比,见大不见小。

  全文有“较大停顿”,没“较小停顿”。缺小,也就没有“大小”了。

  2.长短与大小相比,见长短不见大小。

  所谓“不见大小”,见上述“1”之“缺小,也就没有‘大小’了”。

  “长短”,指点号停顿时间之长与短。国标倒是论起了长短。

  国标之论,见“附录B”。该处出现“长短”之说三处。其中如B.1.1,说及顿号与逗号,“逗号表示的停顿长”,“顿号表示的停顿短”;又如B.1.6,说及各种点号,句末点号“停顿最长”,顿号“停顿最短”。

  为严谨计,可考虑把“较大停顿”改为“最大(最长)停顿”——指向句末点号点断。

  小计,问号、叹号的基本用法和句子的定义,三者同句号的基本用法一样,都有“较大停顿”一说:一错俱错。合四处差错。

  二、“语段前后”存疑

  (一)错用统称。

  国标中“语段”的定义:

  指语言片段,是对各种语言单位(如词、短语、句子、复句等)不做特别区分时的统称。

  其中“复句”的呈现,是十分明显的败笔(详见拙文《亟须修订国标——“语段”之误》),删去也罢——以语段的外延“词、短语、句子”说事。

  试以“词、短语、句子”分别代入(把“较大”改为“最大”),看哪个的代入说得过去。

  1.使用句号主要根据词的前后有最大停顿、……并不取决于句子的长短。

  2.使用句号主要根据短语前后有最大停顿、……并不取决于句子的长短。

  3.使用句号主要根据句子前后有最大停顿、……并不取决于句子的长短。

  看来,“词”、“短语”都说不过去。某词或某短语,某时某处只能位于一而不能同时位于前后两地。此际,不应以“不做特别区分时的统称”为由而用上“语段”,因为不明说“句子”,理解的难度甚大,容易误读。

  结论,选择“3”。

  (二)错用语段。

  语言学界共识,语段是句群,句子的群体,是句组,句子与句子的组合,不是国标所述对“词、短语、句子”的统称。若用句群、句组代替语段进入原文,则可看出也是说不过去:

  1.使用句号主要根据句群前后有最大停顿、……并不取决于句子的长短。

  2.使用句号主要根据句组前后有最大停顿、……并不取决于句子的长短。

  又小计,问号、叹号的基本用法同句号的一样,两者都有“语段前后”一说:一错俱错。合三处差错。

  “一”、“二”累计,共七处差错。

  三、新问题存疑

  假设选择所谓理想的“二”“(一)”之“3”:

  使用句号主要根据句子前后有最大停顿、……并不取决于句子的长短。

  但新问题出现了:

  句子前“有最大停顿”,可以。即前为句子末尾,句末呈现句号、问号或叹号等句末点号。

  句子后“有最大停顿”,不行。该句子之后的第一个点号不一定是句号、问号或叹号,反倒较大可能是顿号、逗号、分号、冒号等句内点号。

  如何是好?

  可否把“使用句号主要根据语段前后有较大停顿”改为“使用句号主要根据‘陈述终了时’(笔者注,单引号括注文字摘自《汉语大词典》的“句号”条目)”。

  问号,“询问终了时”;叹号,“感叹终了时”:引玉之砖矣。

评论(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