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狼称一“匹”狼,马称一“匹”马,牛称一“头”牛,但老虎就称一“只”老虎呢?:一什么马

形容动物的量词的问题,虽然都是动物,而用的量词却很不同,例如: 一只猫 一只鸟 一只苍蝇 一只兔子 一只猴子 一只老虎 一只豹子 一只狐狸 一只青蛙 一只鹿 一只乌龟 一条狗 一条蛇 一条虫 一条龙 一条鱼 一匹马 一匹狼 一头大象 一头猪 一头骆驼 一头狮子 为何会如此,我先谈一下自己的理解,再贴一个看似比较权威的解释。 鸟类和昆虫类似乎都论只。 哺乳动物中,可爱的动物以及猫科动物(其实猫科动物也都看起来很可爱,包括老虎)还有很多中等体积的动物(鹿、狐狸),都论只。而体积大的动物论“头”。但让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马和狼论匹,狗论条。 没有脚的动物,例如鱼、蛇,都论条。 有脚的小动物,例如两栖类的和爬行类的,大多论只。 总之,还是论只的多。 转载别人的解释:量词的使用原则汉语的物量词纷繁复杂,又有兼表形象特征的作用,选用时主要应该讲求形象性,同时要遵从习惯性,并注意灵活性。不遵守量词使用的这些原则,就会闹出“一匹牛”“一头狗”“一个鸡”的笑话来。 所谓“讲求形象性”,就是使量词曾经表示过的形象与被它限制、说明的中心词的形象保持一致的关系。如“张”,原来是“因扩而大”的意思,曾表示过“有较大的平面而且较薄”的形象。那么,有较大的平面而且较薄的东西,就宜用“张”作量词,如“一张纸”“一张皮”。又如“块”原指土块,含有“有平面但较厚”的形象。那么,有平面而较厚的东西,就宜用“块”作量词,如“一块砖头”“一块肥皂”。 有些量词的选用,讲求与它后面名词的相关性,这实际上是形象性这一使用原则的扩展。如“帽子”与“头顶”相关,“锁”与“门把儿”有关,“人家”与“门户”有关,因此就说“一顶帽子”“一把锁”“一户人家”。

所谓“遵从习惯性”,是指一些量词与中心词的搭配习惯不要随便打破。比如中心词是动物名称时,常常这样选用量词:头──牛、猪、狮子,条──狗、牛,匹──马,只──鸡、鸭、猫、羊、兔,等等。 所谓“注意灵活性”,是指根据表达的实际情况和某种需要,可以打破习惯性。比如称“牛”习惯上说“头”,但“铁牛”不是真正有生命的牛,用“只”就比用“头”好。又如“豹子”一般称“只”,但说“一头豹子”时含夸张意味,鲁迅小说中曾有过“一匹大老鼠”的说法。再如“轮船”一般称“艘”,也可称“只”(不一定小船才称“只”),同样体现了运用的灵活性。“个”作为一个量词,它的使用范围十分广泛。它可以修饰没有专用量词的名词,如人、馒头、国家、苹果等等;同时,一些有专用量词的事物,如“一只耳朵”、“一所学校”、“一家工厂”等也都可以用“个”来修饰,成为“一个耳朵”、“一个学校”、“一个工厂”,因此,有人称“个”为“万能量词”。但是任何一个量词都有它的适用范围,“个”也不可能是万能的,哪儿都适用,有些事物就不能用“个”作量词。

这可以分为以下几种事物:

1. 细长条的事物 “一根绳子”、“一条蛇”、“一条路”,这里的量词“根”、“条”都是表现了一种细长的形体,不能用“个”来替代。这种细长的形状可以指较实在的物体,也可以指较虚的一些事物,如“一线光明”、“一绺头发”、“一丝细雨”等。 这些事物也不能用“个”来作量词。另外,在指称植物时,我们常常用“棵”和“株”这两个量词来体现植物的那种修长、向上的特点,故此,我们也不能说成“一个树”、“一个草”。

2. 能够在平面上展开,且较薄的事物

我们说“一张纸”、“一面红旗”、“一幅画”,但不能说“一个纸”、“一个红旗”、“一个画”。当“片”用于某种较抽象事物时,如“一片欢腾”、“一片歌声”也不能用“个”。这是因为在这里“片”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一个“面”的概念来。

3. 立体的且表现出一定形状的事物

“一块砖”、“一团面”、“一坨泥”,不能说成“一个砖”、“一个面”、“一个泥”。

4. 有些事物形状不固定,具有一定的流动性,

如水、油等,而有的事物虽有一定的形状,但由于其颗粒细小,在实际使用中常常不能以颗粒计数,如米、沙等。这些事物,我们一般用容器或度量衡来计量,如“一杯水”、“一壶油”、“一斤米”、“一碗沙子”等,这些我们也不能用“个”来替换。

5. 有些事物只是属于一个整体事物中的一部分

适用于它们的量词有“层”、“重”、“级”、“节”、“段”、“截”等。用这些量词来修饰的事物,如“(一层)楼”、“(一重)山”、“(一级)台阶”、“(一节)甘蔗”、“(一段)木头”、“(一截)电线”也不能用“个”来修饰。 由动词转化过来的量词不能用“个”代替。如“一捆柴”、“一把米”、“一撮毛”、“一抱草”、“一包糖”、“一任县长”、“一束花”、“一串糖葫芦”、“一堵墙”、“一服药”、“一堆土”、“一封信”、“一滴水”,中的量词都不能用“个”来代替。这又可分成两种情况:一类如捆、抱、把、撮、包、串、束、堆等,它们本身就具有集合义,“个”是个体量词,所以不适用。封、服这类词在由动词转化过来时,仍带有一定的动量性,如:“一封信”,是指“一个封了口的信”,“一服药”是指“一次服用的药”,用“个”这个量词来代替,意义就不一样了。由名词转化过来的量词,也不能用“个”来代替,如“一朵花”、“一本书”、“一篇文章”、“一瓣花瓣”中的“朵、本、篇、瓣”实际上是由名词“花朵、书本、篇章、花瓣”等转过来的,也是为了突出这些事物的特征,因此转为量词后,一般不能用“个”来代替。 我们也要看到,“个”在作一些有专用量词的事物的量词时,往往会改变话语的感情色彩,如我们可以说“一位老先生”,也可以说“一个老先生”,但二者的感情色彩却不一样,“位”表示尊敬之意,而“个”则不带任何感情。“个”也不能体现出事物的形状,如“一颗珍珠”,我们能够从量词“颗”知道珍珠的形状应该是圆而小的东西,如果说“一个珍珠”就很难想象珍珠的形状了。

《三国演义》中,马超武力究竟如何?为什么会有一吕二马的说法?他真比关羽张飞赵云要厉害吗?:一什么马

白银锁甲带长枪,挑落西风霸渭凉。

几见寒门生猛士,何来公子擅戎装?

食梅不悔轻羌客,临阵无须弃锦裳。

一入川巴声渐远,曾教蜀相痛枯肠。

为什么狼称一“匹”狼,马称一“匹”马,牛称一“头”牛,但老虎就称一“只”老虎呢?:一什么马 第1张

马超的武艺非常高超,民间曾有“一吕二马”的说法,因为在《三国演义》中,马超曾经被曹操称赞为“不减吕布之勇”。

同为蜀汉五虎上将,马超与关羽、张飞和赵云相比,又孰高孰低呢?

我认为,即然要互相比较,就应当以各个猛将的巅峰期进行对比。

马超的巅峰期无疑是在渭水之战中。八九合杀退于禁,二十合杀败张郃,数合刺死李通。不久后,又二百余合战平许禇。

为什么狼称一“匹”狼,马称一“匹”马,牛称一“头”牛,但老虎就称一“只”老虎呢?:一什么马 第2张

先拿张飞与马超对比。

张飞和马超曾经对阵过三个共同对手:于禁、张郃、许禇。

1.于禁

张飞VS于禁――奋力杀退。

马超VS于禁――八九合,于禁败走。

论表现,两人基本相当。

2.张郃

张飞VS张郃――三十合、三五十合、十余合张郃诈败。

马超VS张郃――张郃二十合败退。

论表现,马超优于张飞。当然,张郃见到强手就总是选择逃跑,这是张郃的原则:遇强即退,保命为上。

3.许禇

张飞VS许禇――三战三胜。

马超VS许禇――三次交战,数百合打成平手。

论表现,张飞优于马超。这也于当时具体的战场情势有关。

马超也与张飞有过直接交锋,两人数百合打成平手。

为什么狼称一“匹”狼,马称一“匹”马,牛称一“头”牛,但老虎就称一“只”老虎呢?:一什么马 第3张

但我们要注意的是,此时的张飞早已过了其武力的巅峰期。

张飞的真正巅峰期实际上是在徐州之战击退高顺和吕布,十合挑翻纪灵的那段时期。

那时候的吕布不复虎牢关之勇,遇到张飞,先派上高顺来消耗张飞的体力,然后又替下高顺,亲自接战,但看到敌方援军到来,立即回马就走。这是吕布战斗生涯中唯一一次在单挑的时候选择撤退。从这一刻起,张飞就是当时的天下第一。

但随着吕布的逝去,张飞没有了他一生中最强劲的敌手,他不屈不挠,再接再砺的精神也随之远去。

张飞几乎所有的斩杀记录都是在到了荆州以前取得的。到了荆州以后,战斗力下降得很厉害,截江夺阿斗时一刀砍死个小渣渣周善,再往后就再也没有斩杀过敌将了。

所以,我认为,葭萌关一战,张飞年龄已经大了,体力和敏捷度都有下降,而且又身居高位,不再有当年玩儿命拼杀的勇猛,马超实际上对阵的是一个打了八折的张飞。

结论:若都在巅峰时期,张飞的武力值应高于马超。但在葭萌关之战时,马超的武力要更胜张飞一筹。

为什么狼称一“匹”狼,马称一“匹”马,牛称一“头”牛,但老虎就称一“只”老虎呢?:一什么马 第4张

再来看看关羽。

马超与关羽没有过直接对战,但他们曾经有一个共同对手――许禇。

关羽VS许禇――击退许禇与徐晃的联手

马超VS许禇――三次对战,数百合打成平手

这样对比,关羽的表现优于马超。白马坡一战,颜良挑战曹军,斩宋宪、魏续,击退徐晃,曹军诸将皆“慄然”,许禇也不敢应战,也说明当时的关羽是强于许禇的。

关羽的巅峰期是在土屯之战到千里走单骑这段时间。击退许禇、徐晃,斩颜良,诛文丑,过关斩将,杀蔡阳。

和张飞一样,关羽也是到了荆州以后,战斗迅速下降,看来,桃园三兄弟在荆州没干什么好事。

后期的关羽拿不下垂老的黄忠,与马超部将庞德战平,甚至还让徐晃在马前耀武扬威。居然堕落到了如此境地。

结论:巅峰时期的关羽要强于马超,但是如果镇守荆州的关羽想去西川与马超一较高下,他那两下子恐怕是不行了,那时候的马超比他强。

为什么狼称一“匹”狼,马称一“匹”马,牛称一“头”牛,但老虎就称一“只”老虎呢?:一什么马 第5张

要来说说赵云。

赵云是个比较特殊的战将,他没有明显的巅峰期,也从来没有衰落过,从年轻时代一真到年近七旬,都很能打,战斗力没有褪化过。

所以,赵云任何时候的表现都能拿出来进行对比。

赵云和马超有过两个共同对手:许禇、张郃。

1.许禇

赵云VS许禇――三十合打成平手。

马超VS许禇――数百合打成平手。

两人表现基本上旗鼓相当。

2.张郃

赵云VS张郃――三十合击败

马超VS张郃――二十合击败

这样对比,马超优于赵云。但是,要考虑到一个客观因素:马超对战张郃之前,与于禁战过八九回合;而赵云对战张郃之前,是从许禇、徐晃、李典等人的包围圈中冲出来,又在路上挑翻了高览,这才与张郃对战。体力消耗应该比马超大得多。

结论:马超在巅峰期遇到赵云,两人旗鼓相当,马超的表现还稍微更好些。但赵云在任何时候都能维持良好的战斗力,这一点比关羽、张飞和马超都要强。

为什么形容马是一匹马?形容驴是一头驴呢?:一什么马

这个问题应这样表述:同样是家畜,为什么说马时是一匹马、而说驴时却是一头驴?

确实,“匹”用作量词时,常说一匹马、两匹狼、三匹花布、四匹段子等,而“头”作为量词时,却常说一头驴、两头猪、三头牛、四头蒜等,一般不能混用,究竟是为什么?

匹的本义是指纺织品的长度单位,形状为长条形,用作量词时,可能参照了纺织品、丝绸的特性,蕴含了修长、漂亮、干练的意思。较之驴、牛、猪、羊等家畜,马速度快、聪明、善解人意,所以战场上用战马而不用战骡或战驴,至于骡子,可能是沾了有一半马的基因的光,劲大、耐力好,有时也称一匹骡子,当然也称一头骡子;狼则凶狠、狡诈,故也用“匹”作量词。其它猪、牛、羊、驴等,一律用“头”作量词。

头的本义是指首、脑袋,形状大而圆,给人的印象是笨拙、愚钝、懒惰,故用以作其它大型动物的量词。

当然,语言主要是长期演变、约定俗成的结果,有时也不可一概而论。

从正月初一开始,民间有“一鸡二犬三猪四羊”这样的说法,为什么和十二生肖完全不同?:一什么马

隋唐时,有一本关于测候风云星月、占验太岁六十年吉凶的书,叫《东方朔占书》。这本书有个说法,叫“岁后八日”:岁正月一日占鸡,二日占犬,三日占豕(猪),四日占羊,五日占牛,六日占马,七日占人,八日占谷。皆晴明温和,为蕃息安泰之候。阴寒惨烈,为疾病衰耗之候。意谓从正月初一到初八,每一天都有所主之物。这天晴,则所主之物生发;这天阴,则所主之物灾凶。

《东方朔占书》在社会上影响颇大。特别是把正月初七称为“人日”,借此抒发人生感慨,在唐宋以来的诗文中,屡见不鲜。略举几例:

杜甫:“元日到人日,未有不阴时。”(元日,即正月初一,又称元旦。)此句颇贴合杜甫穷困潦倒的形象。高适《人日寄杜二拾遗》:“人日题诗寄草堂”。杜甫在成都盖了间草堂,朋友们都知道了。南宋曾几:“雪意垂垂体不佳,十年人日寄天涯。”曾几先生天涯漂泊,十年没回家过年了。清代大书法家何绍基先生,某年拜访“杜甫草堂”,题写了一副对联:“锦水春风公占却;草堂人日我归来。”诗圣杜公,俺老何给您拜年来啦!此联对仗极工,又意味深长,必须点赞!

一般认为,《东方朔占书》是一部伪托的书。托名“东方朔”,大约是因为司马迁《史记·滑稽列传》中说东方朔“好古传书,爱经术,多所博观外家之言。”有一次,建章宫出现一个似鹿非鹿的怪物,汉武帝御驾亲自去瞧新鲜,问左右那究竟是啥东东啊?不知道。一群饭桶!快叫东方朔来。东方先生千呼万唤始出来:“臣知道。愿陛下先赐臣美酒粱肉。”汉武帝:“没问题。”东方朔:“哎呀,差点忘了,再请陛下赐臣良田三、五亩。”汉武帝道:“敢跟朕讨价还价,胆子不小。准了!”东方朔这才说道:“此物名为驺(zou)牙,齿前后若一,齐等无牙。〞这东西很神奇,门牙(齿)前后一样,即口中全是门牙、整齐一致(齐),没有一般动物那样的后槽牙(牙)。东方朔还说:“恭喜陛下!驺牙现身,远方当来归附!”一年之后,匈奴混邪王果然率领十万人向大汉帝国投降。据说汉武帝追加赏赐东方朔钱财甚多。

自古以来,我国杂占类的书,多有托名于东方朔的。杂占,大约属于阴阳家方术的一种,也即术数的一种,在民间广为流传。鸡、犬、猪、羊、牛、马、人、谷,与人的日常生活紧密相关,关切、占测其吉凶,也是人之常情。至于十二生肖中的鼠、虎、龙、蛇、猴等,则管不了那么多了,且由它去罢!

评论(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