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女子之二:鸢尾花开:鸢尾怎么读

  花样女子之二:鸢尾花开

  蓝色鸢尾是赞赏对方素雅大方或暗中仰慕;也有人认为是代表着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精致的美丽,却也是易碎、易逝……

  蓝鸢尾,也是暗中思念的意思。

  真的是这样吗?她在黑暗中怀想他的容颜,辗转反侧中,她无法不去想白天的一幕……

  她约他陪自己去看个朋友,他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将她送到朋友处,然后下班之后再去接她,这样子,她有足够的时间和朋友聊天,朋友见了他后,笑着问是不是男朋友啊,她赶紧澄清,只是男性朋友,但也和朋友坦承,他让她感到安稳舒适。朋友笑:嗨,是个运动型的阳光男人,人很随和,做朋友做男友都不错。

  她也笑,人家是有家的男人,注定只能是做朋友的。

  就因为她一开始就把他放在朋友的位置上,所以她从来不问他的情况,她觉得那是他的私事,与她无关,她是和他做朋友而不是和他的家庭身世背景做朋友。所以,这些都无关他的背景、家世、婚否,她认可的是他这个人,与其他一切无关。

  她每天都会关注他的微博,从内心来讲,她是感激他的,是他让她有了这份小小的牵挂,他也是她微博上唯一愿意时刻关注的人了,这让她有一种小小的温暖的幸福感,冷冰冰的网络因为有了他的存在也变得温情起来,她也变得爱上微博去看看,当然,最主要的是看看他在干什么?

  每一场花开,都是一场无所忌惮的大任性,他与她之间的这朵鸢尾花也是,她放任地让蓝色鸢尾花开遍她的生命,让鸢尾花纵情绽放,义无反顾。

  的确,他是个让人感到舒适没压力的男人,她和他在一起也觉得特别放松,不用戒备什么。

  他按时到朋友处来接她,陪她吃了晚饭,然后再送她回家,途中,她无意中得知他妻女都生病了,他要回家去照顾,说不出的负罪感一下子把她压垮,就是这一下子,让她感到羞愧难当,他有生病的妻女需要照顾,自己却拖着他玩了一天,更大的忧虑却是不想被人误解,莫名变成破坏别人家庭的妖精。

  是的,他也叫她妖精,她默认,只是觉得就算是妖,自己也会是个善良的妖,她不该破坏人间秩序,更不该让一个凡人来扰乱一只妖精。

  是的,一只修炼到一定层次的妖精,要想遇到一个和自己相匹敌的人何其艰难啊,这么些年了,没有人能入得了她的法眼,她又是一个宁缺毋滥的主,怎么都不肯将就自己。

  他的出现,如天空中的一道彩虹,将她的周遭照亮。

  她觉得自己就似一支开放在深山幽谷里的鸢尾花,等待着那个命定的人路过,春天里,他到了,路过了她的春天,路过夏天。而她也非常明白,她给不起他什么,也不会要他什么东西,只是想,在这世间有个能懂自己的人,累了,可以借个肩膀靠一靠小憩一下,难过了,可以有个地方哭一哭,欢欣了,可以有个人分享一下,仅此而已。

  于是,她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做一只无欲无求无心的妖精。

  他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却没明白她的苦心。

  他说妖已经举起利剑,人就只能静静地等待结果。

  这话一下子戳到她心底,她无奈地说:妖舍不得落剑啊,若人真有情,就是毁了千年的道行,就算是火坑妖也跟着跳了。

  这话让他误解了,她的本意是就算是多少流言蜚语自己也不怕了,就算是被人的口水给淹死也甘愿,就算是被所有人咒骂为魅惑男人的妖精也认了,能遇上个知己,什么样的黑锅都可以背,什么样的罪,都值得去受。

  他知道自己真是给不起这只妖精任何一样东西更不想就此毁了妖精:一直想说你应该是那千年修行的精灵,千年默默修行,剑其实一直在你手中,我替你挥,痛一时,记一世。

  这话让她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你真能狠得下心么?你真舍得么?你真的不知道妖也有心,妖也会疼么?

  他答:痛是一时的,舍得,舍不得,都要舍。

  一下子,她坠入绝望的谷底,她不晓得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难道这是老天爷对她这只不守规矩的妖的惩罚,刚刚给了你一道彩虹,在你还来不及消受这份美丽的时候,转瞬间就是一场狂风暴雨。

  “哗”一下,有泪就飚了出来,她颓然地跌坐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妖要的,只是那种能心灵相伴的知己,不敢奢望其他,难道错了吗?

  他说:随缘而来,随风而去,我只希望我的出现能够给你带来片刻的心灵欢愉。

  她答:妖只是想,这世间能有个懂自己的人罢了,你给了妖这个错觉,以为真会有这么个人,看来,是妖太天真了。好了,该说的都说清楚了,你要落剑,再疼,妖也受了。

  她像一个囚犯,静静地等待着法官的裁决,每一秒种都是残忍的煎熬,若是,他真判她有罪,那么,就算有多少不舍,她也只能转身。她悲哀地想,我若离开,永不再见。这句永不再见刺痛了她,真的要这样吗?至少现在,此刻,她是愿意再见他的。

  眼泪在她脸上奔流,她不想去擦:谁不想有个美好记忆,剑在你手,做什么样的决定,妖都不怨你。

  他继续:你就像那奔流不息的河流,静静的来,每一道湾都是一幅绝世的画,很美丽,衷心的谢谢你。

  就是这句谢谢你让她再一次绝望到底,她以为,这就是一句矫情的话,潜台词就是人妖殊途,各走各路。

  她的泪更加流得汹涌了:愚笨的妖不太明白,是否意味着今天你的决定就是说:

  从此你我天涯陌路?还是,今后,大家还可以做朋友,可以相互问候?

  他骂: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妖啊,有空常联系,人也希望能常和妖精在一起,继续纯洁人那腐朽堕落的思想,洗涤肮脏的头脑,用你那静静的河水。

  她哭着哭着笑了起来:你知不知道,我好怕你说出那句绝情的话来,让我哭一下先。

  他说精灵的眼泪是治伤的良药,自己找瓶子帮我存着点,有用啊。

  她娇嗔:才不给你呢,你害我差点哭死。

  他一乐:好了雨过天晴了,下回需要的时候,你可以叫上我这个虽然不帅,刚刚算得上健壮的男人,我可以借给你肩膀靠着腄觉,还可以作为陪购跑前跑后,提包拿东西,遇到色狼还能站出来唬几下,最重要的是便宜,管饭就行。

  她一个人开始傻笑,今天真是天堂地狱都走了个遍,悲喜两重天。

  窗外,天空很蓝。

  生命有太多遗憾,遇到那个命定的人,相互之间,更要珍惜。

  她摸到脸上的泪痕,是那么的真实,眼泪其实也是另一种完美。

花样女子之二:鸢尾花开:鸢尾怎么读 第1张

  蓝色鸢尾花

  后记

  这些日子,夜夜不得安眠,只为那《蓝花楹》。

  也说不清是为什么,自从无意间写就《蓝花楹》之后,就有了一种欲望,想把那些如花一样的女子都写下来,她们性格迥异,在这个城市里游走,或灿烂,或清新,或暗淡。

  每个女子来到这世间,大多为情而生,自古却是多情却为无情恼,在这逼仄的城市中,没有爱情滋养的女子无疑似那浩瀚沙漠中的一棵绿草,渴望着爱情。

  其实,我并不想写太过悲情的东西,那会让我的心很累。这些日子,在读一本闲书,书中的女子像极了我一个朋友,让我不断的产生幻觉,那个花样女子就是她,她夜夜入梦搅得我不得安宁,我不晓得我欠了她们什么,非要让欲念驱赶着灵魂,把她们都一个一个的写下来。

  唉,许是我前世欠的债,今生必是要还的。

  那就还吧,许是三个月、半年,又或者十年,把《蓝花楹》当做第一个,看看我有没有能力和恒心写十种花,写十个花样女子。

  慢慢来吧。

  后面接着会写花样女子之三:穿心莲。

  花样女子之一:《蓝花楹》

恋清明(请鸢尾清明小坐,闲人谢绝捧场。):鸢尾怎么读

  鸢尾自翩然,清明落缤纷。

  你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呢?让我在看着你的笔触时,心里隐约着疼痛,情不自禁的怜惜。

  你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呢?让我在感受你的微笑时,却看到你伪装的坚强,心疼你的倔强。

  你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呢?漫不经心的口吻语气,带来的却是牵扯人心无法言喻的痛苦……

  看郭敬明的文章,忧伤着明媚,有人说,俗。我不争不辩。喜欢就好;看安妮宝贝的文字,阴郁着难过,有人说,毒。我不言不语。喜欢就好。

  我以为,此生,除了张爱铃,除了安妮,再不会有女子能这么轻易的牵扯我的心。直到在天涯,直到看到你。

  不懂为什么你的语调总是那么忧伤,却总是无所谓的笑——受了多大的伤痛,让你学着这么从容的掩饰着?只是心疼你。

  你的粉丝团,很坚定,很执着,一路随着你的鸢尾清明到现在的落寞离。究竟是你的文字太吸引?还是你的为人太温和?那么多有个性的写手,你始终是一块温润的璞玉,不染瑕疵!生病来不及更新,会难过,会痛苦;看读者喜欢,会开心,会快乐——笑起来的样子一定也像笔下的清明一样轻柔吧?

  温润,顽皮,可爱,淡漠……这样的心性,这样的女子,怎么能让我不怜爱?

  一直在想象你的样子——

  像馨儿一样翩若惊鸿;

  像清明一样淡若幽兰;

  像繁星一样娇憨可爱;

  像落雁一样直率俏丽……

  你在文字里淡淡的说,有时候,爱上一个人,只是一个眼神的刹那。你的语气是说不出的寂寞。

  我在天涯里深深的说,有时候,爱上一个人,只是一个思维的碰撞。我的语气是说不出的郑重。

  我不期望你能看到时感动,只希望在今后的日子,寂寞时,无助时,记得,有一个我。

  你的文章中我最喜欢的女人,是清明,她让我无法自持的怜惜,几近疯狂的爱护。而颜墨,是我最想成为的男人。只是因为,他可以一直保护着心爱的女人,从不带来半点伤害,无论馨儿,无论清明……不论过去了多久,不论世事如何变更,守护的誓言从不更改,只要他在,她便受不得半点伤害……为她牺牲,心甘情愿。即便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看她幸福,也是幸福的。

  天穹映清明,鸢尾听秋洛。

罂粟与鸢尾:鸢尾怎么读

  1 向往天空的,都是寂寞的孩子。

  彼时,我正在气氛极具升温的KTV看鸢尾和几个阔少拼酒。说实话我不太喜欢鸢尾这样子,我心疼她。

  “向你们介绍我最亲爱的姐妹,罂粟小姐!”鸢尾端着一杯不知什么液体的东西就向我走来。 虽然我很想和她辩驳她介绍我时候,说的那最后两个字(小姐),但是看着她的样子,我又不想多说无谓的话了。

  “我告诉你们哦,咱们这位罂粟小姐啊,可是很单纯的哦。每天傻嘻嘻的瞅着那白色的天空,好像天上能掉下来帅哥和钞票一样。哈哈~~~”鸢尾笑的端的酒就要洒了。然后那几个男子果然也都随着鸢尾的笑声开始笑起来。正在我头脑都要发胀,想逃跑的时候,一个男子的声音从话筒里面传出来“有没有想听罂粟唱歌的啊?”。。。。顿时我开始觉得这里成为了小丑表演场合。没办法,逃不过众人的压迫和威胁,好吧,本姑娘献丑了。

  随便吆喝了几句,就没人听了,他们开始沉浸于他们的欢声笑语里。。。。。

  次日,鸢尾慵懒的爬到我床上的时候,我还在睡梦中。只是隐约听到她说“罂粟,你知道吗?昨晚我看到他一直在看你,他看你的眼神和看那个女的眼神一样。。。。罂粟,我该怎么办。。。”

  等我睡起来的时候,屋内已经空了。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喂,你好,我是罂粟。”习惯性的随口。“你好,我是邵一。”。。。。。。。。

  “邵大少爷有什么想说的,尽快说吧,本姑娘时间有限。 ”被他在电话里找来,真的实在是好奇他怎么会找我。眼前的邵一就是我的死党鸢尾的男朋友,每天夸到爆的阔少爷,美少男。“我想我喜欢上你了,罂粟小姐!”。。。等一下,闺蜜的男朋友恋上我,这是什么破情节。起身直接走。

  “罂粟,我希望你能听我说完!”他竟然上来拉我。“你是在演电视剧吗?觉得自己是男一号啊,你怎么不去屎啊!”我肯定不会割地赔款的和闺蜜的男朋友扯一腿子的。“我只是觉得向往天空的,都是寂寞的孩子。不是吗?”他的一句话让我瞬时间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蓝色鸢尾:鸢尾怎么读

废弃的阁楼里,阳光洒满一地

   我每走一步都会带动地板上许多的灰尘在阳光里飞舞,它们围绕着我上下舞动,似在诉说久别的思念.....

   指尖轻轻拂过熟悉的餐桌,桌面上的桌布已经被灰尘覆满看不清颜色,但是我知道它是橙色的,我还知道桌上那个破旧的花瓶里干枯的植物是蓝色鸢尾.

   一切都没有变,还是我离开时的样子

   那么,他,还在那里把?七年了,我都没有回来看他,他有没有怪我?

   "安,你在干什么?快点!"楼下传来卓催促的声音

   "晨曦,我要走了,"我对着空旷的屋子说:"我还会回来看你,等我,"

   一滴泪滴落在地板上,与灰尘融合在一起.....

   我抱着一个花盆走下楼对卓淡淡一笑,"走吧"

   明天,就是我和卓举行婚礼的日子,我将穿着洁白的婚纱嫁给这个男人,所有的一切都该结束了,晨曦,我们应该拥有新的回忆,你会原谅我的对吗?你知道我爱你,今生今世都只爱你。

   我把花盆放在了新房的阳台上,在沙土上铺了一层柔软的红土,我告诉卓,花盆里的种子长大以后会开出红色和白色的花朵,很美。他抿着唇笑了笑说,"安,就算这里面真的有种子,这么多年了,它也不会再生长出来了,更不可能开花"

   "不,有一种花,即使搁置千年,它也能发芽开花,"我看着他轻轻一笑,"可是你永远不会明白"

   我用七年来最灿烂的笑容挽着卓的手走过那鲜红的地毯...

   主婚人微笑着问我,"新娘,你是否愿意嫁给你身边的这位男子?无论贫穷与富贵,无论生老病死,不离不弃一生爱他?"

   我迎着卓注视我的目光清冷地一笑,'我愿意."

   一切如卓所想的那样顺利进行,当我穿着婚纱站在夜色中的新房里时,他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安,你是最美丽的新娘"

   我温柔地递给他一杯红酒浅笑着看他一饮而尽

   是的,今夜,我将是你的新娘,晨曦

   "卓,你去把那个花盆里的种子挖出来,"我轻笑着指着月光下泛着清冷白光的花盆

   "好,我马上去"

   “砰-!”

   我转身看着月光下卓惨白的脸色,然后走过去从泥土里捧起那个埋在花盆里白森森的头骨小心地用衣袖擦去上面的沙土,轻轻吻了它一下,

   "这...这是什么东西?"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不认识了吗?七年前,是你亲手把它割下来埋在阁楼后面的花园里的,"我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容,"我那天就站在阁楼上的窗帘后面,看着你一刀一刀把他的尸体分成了七块埋在泥土里,而那之前的我,还天真的相信你的话,以为他真的和别的女人远走高飞了,我真傻,晨曦那么爱我,怎么能舍得在我即将做他新娘的时候离开我呢?"

   如果,不是因为心中的不舍偷偷回到阁楼独自思念消失了一个星期的晨曦,我又怎么会看见他被他最信任的朋友永远的埋在了冰冷的泥土里

   晨曦,你可知这七年来我有多思念你.....

   晨曦。今夜,我用同样的一杯毒酒,如他害死你时一样,为你报了仇....

   ...............<BR> 废弃的阁楼里,阳光洒满一地

   我穿这洁白的婚纱坐在桌前,花瓶里,是一束新鲜的蓝色鸢尾

   我身边的地板上,是晨曦破碎的骨骼,我用了一夜的时间才把它们拼凑起来,拼成我的晨曦

   "晨曦,七年了,你一个人是不是很寂寞?让你等了七年,真对不起,"我的手指轻轻拂过他的白骨,'晨曦,我说过,此生只嫁给你,现在我就穿着婚纱,来找你,做你的新娘"

   我轻轻抽出一根火柴擦亮,然后轻轻丢在淋满汽油的地板上....

   抱住晨曦冰冷的身体,我轻轻笑了,很幸福.....

评论(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