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王梦读书笔记300字(转载):狼王梦作者简介

  今天,我读了一则故事,名叫《狼王梦》。

  故事的主要内容是:有一只叫紫岚的母狼,她的丈夫黑桑想得到王位,但很不幸的是,他在一个叫鬼谷的地方,被野猪的獠牙咬穿了头颅。那时的紫岚已经怀孕,她千辛万苦地给孩子找吃的。想让他们其中一个成为狼王,完成父亲黑桑的遗愿。可惜,紫岚培育的黑仔被金雕吃了,蓝魂儿中了猎人的陷阱,母亲不忍心看到蓝魂儿被猎人打死,无奈亲口咬死了她,双毛在争夺王位时被意外咬死,只剩下了女儿媚媚。最后,紫岚和金雕同归于尽了,她的女儿媚媚也生下了自己的宝宝。紫岚只想着以后有一位自己的孙子能成为儿狼王!

  【狼王梦读书笔记(字】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没有一个母亲是不望子成龙的,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大以后能够成才。你错时,她会打你几下,骂你几句,可这都是母亲对我们的爱。只要我们用心去体会,用心去理解,一定能发现这份爱。其实,这份爱无处不在,就在妈妈的一句问候里,一句叮咛里。所以,我们要了解父母的一举一动,他们都是为了我们。

  有一次,我在打羽毛球,妈妈就在一旁坐着,看我打。妈妈不断地鼓励我,希望我能打得更好。当时我太小,还不懂,就说:“我不是打得很好嘛,干嘛要说我。”后来,我才慢慢明白,那是妈妈对我一种爱的表达。

  爱,无处不在,只要你用一双智慧的眼睛去观察,你就会发现,爱就在你身边。

来8一8狼图腾的作者*姜戎*吧!!!(转载):狼王梦作者简介

■姜戎(笔名)

  现年58岁。北京人。北京某大学研究人员。主业:政治经济学,偏重政治学方面。

  1967年自愿赴内蒙古额仑草原插队。1978年返城。1979年考入社科院研究生院。

    作品《狼图腾》:1971年起腹稿于内蒙古锡盟东乌珠穆沁草原。1997年初稿于北京。2003年岁末定稿于北京。2004年4月出版。

    一个人物访谈,“被访者简介”却只能写得如此简约,甚至都得不到主人公真名出场。访谈做了几年,这样的情况是头一遭。“我比较特殊。”印象中采访那日这样的话姜戎说了好几次,语气里抱歉和骄傲,好像一样多。

    这样的访谈也做,主要还是《狼图腾》比较特殊。

    四五月,《狼图腾》大热。“面世短短5天,迅速攀升至各大书店排行榜首位”、“半月销完5万首印数”、“5天之内被盗版”、“地坛书市销售冠军”、“读者一进地坛大门就问:您知道《狼图腾》在哪儿卖吗?”“前些日听说各媒体都在讨论并推荐《狼图腾》,且很多政要、商界领导人手一本”……如此辨不清消息源的消息虚虚实实但却是扑面而来。再看新浪网上的连载,引网友跟帖滔滔,掌声、骂声渐次响亮,再到后来各持己见营垒鲜明地吵作一团。

    争议也来自学界。对其作为小说的部分,精神气质、宏大叙事、言语功力,大家一致赞旗高举,甚至那行间议论不绝、篇尾索性直接贴上四万字论文的不合常规的结构都被人原宥,只是引发“小说其实是没有边界的”如此的感叹。

    但作者显然志不止此,“他在其中还阐述了某种宏大的历史观和价值观”。诸如“中国汉族是农耕民族,食草民族,从骨子里就怕狼恨狼,怎么会崇拜狼图腾呢?中国汉人崇拜的是主管农业命脉的龙王爷———龙图腾,只能顶礼膜拜,诚惶诚恐,逆来顺受。哪敢像蒙古人那样学狼、护狼、拜狼又杀狼。人家的图腾才真能对他们的民族精神和性格,直接产生龙腾狼跃的振奋作用。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的民族性格,差别太大了”,这样刺激的话比比皆是。就是这一点,正引出越来越多人说“不能苟同”,甚至都有了这样的话:“这种说法也许只是满足了大众对简单通俗的历史观的需求,可以说是一种慷慨激昂的媚俗。”

    私下里认定,这样的乱局其实才是自己最后得见姜戎一面的最根本原因,尽管上周一在四环边上长江文艺出版社的会客室里,他很让人舒服地把“为什么把唯一一个面见记者的机会给你”解释为“十七八年坚持订《北京青年报》的交情”,而且语气并不失真诚。

    在此之前,那个“绝不接受记者采访、绝不参加发行中的宣传活动”、连作品讨论会都缺席的隐身作者一直是《狼图腾》的一大神秘,只是影影绰绰知道他是一个学者,在内蒙古草原当过11年知青。“不拍照、不谈身世、一本《狼图腾》外绝无资料提供”是见面前的“约法三章”,然后把用GOOGLE和“百度”搜索出来的几百条“姜戎”关键词资料看到最后,才反应过来连“姜戎”都根本是一个笔名。

    究竟怎样一个人写了《狼图腾》?

    5月17日上午10点,站在记者面前的姜戎是一个身高1米78、给人特别洁净感的58岁男士,尽管他在谈话的时候需要吸烟。印象里他的头发、面色和身上的薄牛仔布背心都泛着一种白。戴眼镜,镜片后面有一双细的、眼尾略斜向上的眼睛。盯住它们看了两个小时,总是克制不住联想起《狼图腾》封面上那双绿色的眼睛———那是狼的眼睛。

    ■我在草原上的经历,是别人没有过的,以后也再不可能有了

    记者:为什么一本书写了这么久,从初稿到定稿就用了6年,之前还有腹稿25年?特别难还是什么?

    姜戎:主要是我这种经历,是别人没有过的,以后也再不可能有了。1967年我们这批知青下到额仑草原,可以说是第一批成规模的汉人到达那个地方。那时基本还是保持着原始风貌的草原,太漂亮了,地方相当大,什么风景、什么地貌都有,也是狼群最多、最厉害的时候。我比别人都更早地关注狼,我掏狼崽养小狼的故事,那一批知青都知道。到后来别人也开始关注狼的时候,狼已经很少了。因为真正原始风貌的草原和生态被破坏,也就是几年间的事情。

   作者: 心向天 2005-2-21 13:41   此发言

  3 姜戎 用半条命著《狼图腾》-访谈录(转载)

    记者:所以啊,有的时候一个人和一个地方,也是互相成全的。

    姜戎:很多东西都是在寻常人想象力之外的。有些朋友看完我这个书以后说,你太超前了,当时哪有这样的,弄一本外国小说都很难。你那儿两箱子书,不可能的。可这是真事,你去调查我们当时的知青,都知道这件事情。确实比较特殊,那些书里,“文史哲经”都有,名著、经典,史书、小说,包括解放前出版的一套四卷本《约翰·克里斯朵夫》,还有《资治通鉴》。有些是别人被抄家、没收了的,临被烧掉前我从书堆里捡回来。很多人说,你这个书里夸张的东西太多了。他们不知道,这本书里头其实我收敛的东西更多,因为好多东西我写出来肯定别人不相信的。

    那个时候真是天天看书,阅读量相当大。有的时候放羊也看,当然就得掐着时间。一本书拿在手里先折上10页,要不折的话,看着看着看过瘾了忘了抬头,狼进来怎么办?所以看了10页大约20多分钟,就得起来看看有没有狼,再把羊圈一圈。就这么看。

    ■草原精神和信仰,只要你有灵魂的焦虑和渴望,你就能感知

    记者:那亲近狼和游牧民族又有什么渊源吗?为什么起这么个笔名?

    姜戎:我祖姓就是姓姜。我爷爷姓姜。我的父亲不姓姜。我这个笔名来自于范文澜《中国通史简论》中这句话:“炎帝姓姜……姜姓是西戎羌族的一支,自西方游牧先入中部。”我认为“戎”就是草原民族,我很推崇我姜姓祖先的这种精神。

    记者:我看到您引用的史料中还有一句话:“盖本狼生,志不忘旧。”您有游牧民族的血统?

    姜戎:我是纯粹的汉人。但相信血液里面肯定有游牧民族的成分。“盖本狼生,志不忘旧”这句话不能说完全适用于我。但我希望是这样。所谓图腾就是兽祖,它里头有一种崇拜。所有动物里我觉得狼是气性最大的,像我书里说了:熊可牵、虎可牵、狮可牵、大象也可牵,唯有蒙古草原狼不可牵。你何曾见过狼做驯兽表演的?我亲手养过狼,知道三条原则是绝对不能违反的:一、它吃东西的时候你绝对不能靠近;二就是不能牵,要想给它脖子上套一根绳子牵着走,它宁死不从;第三,你要欺负它,它马上咬你,拼死反抗。草原狼绝对是不可驯的,永远保留它的天性。它无论食与杀,都不是目的,而是为了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自由、独立和尊严。草原狼绝大多数都是战死的,没有多少人能够像草原狼那样不屈不挠地按照自己的意志生活,甚至不惜以生命为代价,来抗击几乎不可抗拒的外来力量。所以一切真正崇拜它的牧人,都心甘情愿地被送入神秘的天葬场,天葬于狼腹,他们临死前自己盼望,死后家人亲朋也盼望他们尸身能被狼群处理干净,自己的灵魂也能像草原狼的灵魂那样,魂归腾格里(蒙语:天),自由飞翔。千年如此,千年坦然。

    记者:我对您书里有一个细节印象很深,就是当主人公陈阵仰望被高挂在蒙古包门前长杆上的狼皮筒:“陈阵发现自己驻足仰望本身就是一种仪式,他在不知不觉之中,已将自己置于图腾之下,站在景仰的位置上了。草原精神和信仰像空气一样地包围着你,只要你有灵魂的焦虑和渴望,你就能感知。”

    姜戎:初到草原的时候,我的大汉族思想也是挺重的。但是慢慢地老是听到蒙古人说一句话,到今天很多蒙语我都忘了,但这句话我始终都忘不了:“你们汉人是吃草的,羊一个样;我们蒙古人是吃肉的,狼一个样。”经常,三天两头都会碰到这个话。遇到一个什么事你干得不好,或者你不勇敢啊,他们就会说这个话,开玩笑似的。他们从精神上就是有一种高于汉族人、高于农耕民族的优越感。这个对我来说刺激很深,对我接受的传统教育是一个很大的冲击。后来慢慢发现,历史书也是这么记载的:“吾父可汗之骑士英勇如狼,其敌人则怯懦如羊。”他们对两个民族的分析老是用狼和羊来比较。就是说无论从历史书上看到的,还是从现实生活中发现,确实几千年来游牧民族,它在精神上是藐视农耕民族的。这个是很奇怪的现象。过去我们汉族不知道这个事情。

缓缓言情小说[狼君记] 简介+ 第一章 转学转错了?!(转载):狼王梦作者简介

  狼君记 作品简介

  君茉青为成全好友的爱情放弃了初恋,从繁华的都市转学到偏远的炎峰高中。却万万没想到这一转学竟转到了狼窟。雨夜,她听到召唤来到青园却被猛兽袭击危在旦夕。君茉青被白狼所救,死里逃生却发现那只狼居然是同校学长狼炎,而且还是北狼族的少领。而他们的姻缘早在十多年前,她救后院的小白狗(狼炎)的那一日开始…

  第一章 转学转错了?!

  濛濛细雨敲打着火车车窗.

  君茉青轻轻的靠在窗边看着阴沉的窗外沉浸在思绪中。

  终于离开了…

  恋爱本身应该是两个人的事情,而她却是第三者…

  故事很简单,暗恋多年的学长与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成为了情侣。

  她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感,伤心更无法掩藏。

  君茉青不想伤害朋友,也不想让学长为难。

  于是,她决定离开到一个新的地方继续高三。

  只要她一个人退出,一切都会皆大欢喜。

  与其三个人都不幸福,由她一个人苦来的划算。

  不是有句话,说时间是良药嘛...

  或许,换了一个环境,时间久了,这种心中的刺痛也会逐渐变淡。

  君茉青看着窗外的风景,一片绿油油,只有数不完的大树挡着视觉像风一样一秒秒划过。

  君茉青一直想离开让她头晕目眩的华丽都市之而选择了偏远山区的炎峰高中。

  火车行驶已有四个多小时,君茉青坐的也酸。

  对面坐着的小女孩儿似乎也感到无聊,一开始只是皱眉轻哼两下,但过了一会儿她便开始哭个不

  停。

  小女孩儿的母亲想尽办法想要哄她但似乎都不管用,女孩儿越哭越离开弄得满车厢的人都皱眉。

  母亲觉得难堪不已但又无法立刻让女儿停止哭泣。

  君茉青从书包里拿出棕色木盒,里面装着闪闪发亮的珠子以及各式各样的细绳。

  小女孩儿斜眼注意到那闪闪发光的珠子便一下被吸引。

  君茉青非常熟练的将那些珠子连在一起,不一会儿就做成了一个非常精致的手链。

  坐在对面的小女孩看着君茉青的手艺觉得很不可思议眼睛闪闪发亮着。

  她淡淡的笑了笑,调整好大小最后伸出手将那浅蓝色珠子串在一起的手链递给了小女孩。

  小女孩儿开心的笑着,似乎非常喜欢一直鼓弄着玩。

  “真的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这个多少钱?”

  小女孩儿的母亲连声道谢拿出钱包要支付君茉青。

  “不客气阿姨,也不值钱,只是哄小孩儿玩的。”

  君茉青礼貌的将中年妇女拿出的钱推给她。

  “这怎么好意思…”

  “真的没关系。”

  君茉青说着将盒子收起来又放回书包里。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妇女回答。君茉青笑着点头。

  “你这是去炎峰高中?”

  妇女问着,觉得眼前这女孩儿很亲切。

  现在的年轻人不怎么喜欢小孩,可她却有耐心的给她女儿做东西,可见是个有耐心爱心的人。

  “你怎么知道?”

  “前一站是通往市区的,如果过了那一站就基本都是去炎峰高中的。”

  “哦,这样子啊。”

  小女孩儿的母亲注意到君茉青左手无名指的伤痕有些诧异便小心开口问道。

  “这个是小时候弄的。“

  君茉青下意识的摸着手指。

  “小时候被附近的流浪狗咬到,不知怎么,伤口愈合了,但伤疤怎么也不肯消失,

  就像纹了戒指模样的纹身一样…”

  听君茉青的解释,妇女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她马上恢复笑容,君茉青并没有注意到。

  “这个…就当做是我的回礼吧。”

  小女孩儿的妈妈将一个手工非常精致的香囊递给君茉青。

  那蓝色的香囊有着独特的图腾纹样非常精致,而且那股清新的味道一下就让君茉青感到无比舒适。

  “我家是做香囊的,虽然现代不实行这东西,但对每天学到很晚的学生还是有凝神的功效。”

  “这怎么好意思…”

  “也不是贵重的东西,就收下吧。”

  妇女执意,君茉青也不好拒绝将香囊收下。

  列车内传来广播,下一站就是狼烟村。

  炎峰高中就在那里,君茉青检查包裹准备下车。

  “姑娘。“

  小女孩儿的母亲轻声叫住了君茉青。

  “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相信,领王一定会找到你…”

  火车鸣笛,又有人群推着她,她原想继续追问,却被人群推下火车。

  列车开走,她和妇女互相凝视,就这样妇女和小女孩儿消失在眼前。

  君茉青拿着行李走出车站。

  她到底说了什么呢…

  拖着简单的行李君茉青下车,手中拿着学校地址她静静的走在安静的山路。

  按照地图,走个半个小时她就可以到达学校了。

  狼烟村应该是个正确的选择,君茉青这样想着。

  淡淡的茉莉花香随着微风飘来,细雨敲打树叶的声音让她紧张的情绪愉快。

  狼烟村和都市不一样,这里非常的安静,几乎看不到人。

  如果不是看见小路旁不远处的房子君茉青恐怕会认为这里是荒无人烟的地方。

  也罢,人少不是更好吗…

  安静。

  安静正是她想要的。

  想到这里,君茉青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走了十多分钟她隐隐约约的看见了不远处白色的的建筑。

  应该是学校没错。毕竟,导师介绍学校的时候也没有多少信息可以查到。

  君茉青当时只想转校,老师的全解也没听进多少。

  可当真正见到学校建筑的时候,君茉青傻眼了。

  原以为炎峰高中顶多会是一个简单破旧的三层楼建筑。可是…

  高有二十多米,少说也有数百间教室,偌大的操场足以容得下五万多人,从外观上看去简直就像一个…皇宫。

  怎么回事?!

  狼烟村有这门富裕吗…

  该不会就读这所学校的学生会是高干子弟的后裔为了避免外界的骚扰难道隐藏了学校的信息?!

  君茉青心中的疑惑越积越多,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向前走。

  手中的钱也所剩无几,再说了,即便现在离开,她到哪里去?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离开喧闹的都市,她哪里还有精力再去办转学手续…

  该怎么办…

  嘀-----------嘀------------

  君茉青并没有听到身后轿车鸣笛的声音。

  终于,车内的司机不耐烦的下车大步走到君茉青的身旁不悦的说道:

  “小姐,你要挡路挡到何时?”

  君茉青这才恍然大悟!

  她居然站在路中间!

  “对…对不起。”

  君茉青失色的退步让路。司机摇摇头重新回到车内。

  “什么事?”

  坐在身后的一个白衣男子问道,嗓音极其富有磁性。

  修长的左腿跨在右腿上,说不出的高贵随之散发出来。

  他抬起左手将柔丝般的头发撩到耳后。

  “没什么事,少爷,有个女孩儿只是站在原地发愣。”

  说完,司机踩着油门继续向前行驶。

  轿车开过时,白衣男子用余角审视挡路的人。

  纤瘦…

  他评价。

  但与此同时男子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顿时睁大眼睛。

  “停车。“

  他平静的说道。

  司机有些差异,但还是照做。

  白衣男子不等司机过来为他开门自己先推开车门下车。

  司机从未见过柱子这样互动发愣的站在原地。白衣男子缓缓走向君茉青跟前。

  君茉青注意到那男人有些紧张的紧握住书包。

  “小姐,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狼王梦读书笔记300字(转载):狼王梦作者简介 第1张

评论(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