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多年前的一场中西医擂台赛

  1907年10月13日,广慈医院( 海瑞金医院)举行盛大而隆重的开业典礼,应邀而来的嘉宾有当时上海各大社团和名流,在沪的各国领事,主流媒体,西医馆的洋大夫等等;丁甘仁作为沪上少数几位名医也在受邀之列。

  在典礼结束后的酒会上,丁甘仁与美租界西医馆的洋大夫约翰相遇了,一向以西医居高自傲自以为是的约翰,与不卑不亢不甘示弱的中医丁甘仁,自然而然因中医西医来了一番口枪舌剑;这一番口舌之争,在不嫌事大企图为新医院做广告的洋院长的鼓动下,在喜欢热闹的围观吃瓜群众的怂恿下,加上唯恐天下太平无事的新闻媒体的推波助澜,自然而然又演变成了一场中医西医的擂台赛。

  病种的选取,因约翰是内科大夫,所以定在内科病种,且定在当时中医西医都觉得较为棘手的伤寒病上。洋院长在医院住院的病人里,抽取了两份伤寒病历,翻过来背面朝上让二位医生挑选,丁甘仁和约翰各抽取了一份病历,按照打擂规则,丁甘仁只能用中药,约翰只能用西药,治疗期限为20天,治疗标准为病人恢复健康或朝康复的方向发展,理化数据则以检测结果为凭。广慈医院的洋院长做裁判并全程监督,新闻媒体进行跟踪报道。

  诚然,在伤寒病的治疗上,中西医都没有确切的把握。但丁甘仁何许人也?孟河四大名医是也,有书云:“吴中医生冠天下,孟河名医冠吴中;19世纪前后,孟河名医辈出,而在诸多名医中,丁派创始人丁甘仁的名望最高。”而丁甘仁非常推崇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认真钻研,师古而不泥于古,学贯古今医界,融合寒温辩治;最早主张伤寒,文病学说统一,开中医学术界伤寒温病统一论之先河。因此,在治疗伤寒病症方面,丁甘仁倒是积累了丰富的行医经验,可以说得上是得心应手。

  只是当时西风正劲,中国人在外国人的眼里就是东亚病夫,中医根本就入不了洋大夫约翰的法眼,他自认为,中医都算不上医生,如果他堂堂大西医都治不好的病,那中医就更奈何不了。所以,洋大夫约翰也是心神笃定胸有成竹,抱定这场擂台他是稳赢不输的。

  单说丁甘仁这边,他按照中医的诊病方法,望闻问切,辩查虚实,探知寒热,经过一番严谨认真的诊断,一套治疗方案已了然于胸。他精心配制了五帖药并亲自熬制,送给病人史密特服用,史密特对中医感到神秘而好奇,正想好好体验,所以特别配合,谨遵医嘱,吃了这5帖药,史密特的病已大有起色,丁甘仁根据病情对药方作了调整,又是五帖药,10天下来,史密特已觉药到病除,恢复健康了;然丁甘仁认为寒气虽出,但脾虚阳乏,当再开些扶正却邪的药,以巩固成果。

  而洋大夫约翰的病人,依然发热不止,病不见好。

  在新闻媒体的造势宣传下,人们正翘首企盼着期限日那天的到来,20天期限一到, 广慈医院的门前就被围观群众和新闻媒体挤满了,等待着擂台的结果。

  康复的史密特和仍在病中的约翰的病人,结果分明。

  广慈医院的洋院长对此结果虽然感到有些意外和沮丧,但也得如实宣布:这次中西医擂台赛结果,伤寒患者史密特经过20天的中医治疗,已经基本恢复健康,各项化验指标正常或趋于正常,丁甘仁先生代表的中医获胜!

  败擂的洋大夫约翰托辞未来。

  丁甘仁在热烈的掌声中走到台前,作了言简意赅的讲话:中西医的出现都是对人类健康的贡献,我们应该携起手来,取长补短,各自包容并发挥优势,与我们共同的敌人——疾病作斗争!东西方文化存在差异,认识有别,这不是彼此诋毁的理由。我坚信并以事实证明,中医是有强大生命力的,它永远也不会衰亡!

  史密特适时挤出人群,出现在丁甘仁身旁,身着洋服满面红光的他,用生硬的汉语对大家说:我是丁大夫的病人,过去我不相信中医,通过这次治疗我改变了看法,我要告诉在法国的家人和身边的西方人,甚至全世界,是中医治好了我的病,Very good!

  对于这次中西医擂台赛结果,《申报》第一时间予以隆重报道,标题“国医胜擂 洋医败北”,详尽介绍了中西医对擂经过。一时间街头巷尾传为佳话;时值西医倡行,中医常被新文化人士讽贬质疑,丁甘仁的胜出无疑给中医增添了信心和活力,用事实证明和捍卫了中医。

  更多精彩文章,请看微信 医苇 公众号

评论(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