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草字头:草字头怎么打

   爱情好比钱包里面的钞票,如果只出不进,几下子就用完了。

   ——题记

   在曼芸的心里,苏州是个幸福的汤团,白净圆润。小银牙一咬开之后,糯米外皮里面便流出了浓浓甜甜的红色果酱夹心。

   火车往上海开的时候,从窗户里面看出去,两岸的荷塘里面,荷叶都被收了。邻座的男士大声和乘务员辩论,苏州这样大的太阳,上海怎么可能下暴雨呢。苏州的太阳和上海的暴雨有什么关系,曼芸嘀咕了一下,又扭过头,看荷塘里面,农妇们在取今年的新鲜莲藕。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正想着这样的句子,和谐号的玻璃窗上,就啪啪地打上了硕大的雨点,天也一下子黑了。

   火车往上海的方向开去。上海并非是一个意味着幸福的城市,对于曼芸来说,这是一张打满了格子的白纸,每个人就是一个字,填写了进去。还有很多写不下的,密密麻麻地在页边页脚上挤成一团。曼芸就是其中一格里面孤单的黑体字,虽然身边有了固定的另外一个字,但是在这样打上了格子的牢笼里面,伸个手都好像牢房的囚犯一样,久久得不到其他人的响应。

   她给加涩发了信息,“我回来了”,就这样简简单单四个字。即便放大了也没有触目惊心的感觉。窗外的雨越来越大,仿佛要把整个城市冲毁,又或是要把天地之间的瘴气也冲刷干净。曼芸斜靠在椅子上,人和动车一起,在一个又一个新的空间层次里面转换。“知道了”,加涩了三个字。曼芸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飞快地按了删除。

   删了也好。淡漠的回应留在手机卡里面,无法是浪费存储空间。没有人愿意记得这样的句子,枯燥,冷淡,只是随随便便的敷衍回应。平淡的生活一次次抽空爱情,好像是一包柔软的抽纸,多为他哭过,眼泪过几次以后,就几张几张地用掉了,不知不觉只剩下一个空壳。你还奢望里面有剩下一些爱情,其实壳子里面只余留了空气,除此以外就是莫大精神层面的虚空。

   爱情好比钱包里面的钞票,如果只出不进,几下子就用完了。但是,即便穷到一无所有,骨气也是重要的。黏黏呼呼的守着一个空心的人,那就是自己玩弄自己的傻女人。曼芸越想越是觉得自己很贱,索性关了机。

   别欺骗自己了。爱或者不爱了,没有谁比你自己更清楚!

   一早,曼芸就袅袅婷婷地站在了苏州站的出口。静生早就在出口了,蓝色的条纹衬衫,西装裤下面,依旧是休闲的鞋子。人也胖了,如果不仔细看,他的脸上没有任何少年的样子。只有表情和动作,在告诉曼芸,面前的这个男子,你曾经熟识过。在少年的岁月里,两个人的轨迹曾经那么接近,只是后来又因为生活的机缘,划了好大的弯。此后就是多少年没有见面,只有零零散散的一些消息,从一些故交口里相互滋传。

   静生带曼芸去喝早茶,包厢里面,光线很暗。装修得好像汉朝的陵墓一样,到处是黑色、褐色的木器或者挂件。曼芸小口小口地吃着白灼的青菜;对面的静生低着头一点一点地剥着卤煮的花生。包厢里面,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

   对面的男子,似乎依然是当年的他,还是那样傻傻的,一紧张就手足无措,卤煮花生的汁水顺着他的手指,一点一点滴在了桌面上。可是仿佛处在沉思状态中的他,一点也没有察觉。曼芸立刻就想到了当年那个傻得可爱的他——他带她去吃饭,小小的碗,紧张的他三下两下就呼呼扒完了,拿调羹舀汤的时候,一只手端碗,另一只手拿了筷子,又得抓起调羹。紧紧张张的他居然不知道先把筷子放下来,去舀汤就不会这么别扭了。

   静生给曼芸叫了小馄饨,服务生端过来的时候,馄饨已经吸赶了水份,成一一碗面糊糊。小小的木碗,上面是细细的木纹,里面的东西已经糊烂不堪。静生大口大口地吃了下去,额头上沁起了一层小小的汗珠。曼芸却是象征性动了一下,就停住了。

   静生说,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曼芸摇摇头。不是不记得,而是那个时间已经成了过往,提起来也没有太多意义。那已经是九十年代了,曼芸是肯定考不进城里的,只有半年的时间了。静生问她,我们只有半年吗?曼芸冷静地答道,一辈子又不可能,半年又太短,有没有这样一个合同,它没有期限,你写上什么日子就什么日子,如果有,那我们就去签字吧。

   约定就是空头支票,等想起来你写上了数字,去兑现的时候,发现早已经过期了。

   第二天,一大早,曼芸去了观前街上的玄妙观。或许是农历的什么菩萨节日,玄妙观门前,很多传统打扮的本地老太太,浅蓝素白的斜襟大褂,系一条蓝色的围裙,黑色的头布裹得紧紧的,头巾布上斜斜地簪了银红色的小绒花。曼芸觉得很有意思,停下来,看她们围着大殿前的香炉舞着小小的龙。

   曼芸求了一个签,道士很兴奋地告诉她,是上吉。曼芸倒也并没有太多的惊喜,这两个月她去了很多寺庙道观,命运是天注定的,你求它,它不一定应承你。曼芸读《观世音经咒》,很多字不认识,就含含糊糊地混带过去。反正菩萨大慈大悲、手眼通天,她的想法菩萨会有感应的。

   聂鲁达说,我曾历经沧桑。曼芸想,沧海桑田,沧海渡不尽,桑田望不穿。几十年的人生就能够历经了沧桑,那每个人死后都不用回头看了。求来拜去,无非是赎前世罪孽,求来世安生,至于今生今世求的也不是自己的幸福,而是对自己关爱的人的祈祷。寄望自己没有错,终归还是一心想为他人作嫁衣裳。

   在财神庙的时候,静生打电话过来。曼芸很是感动。十数年以后再谈感情,实在是相当荒谬,可是人家起码此刻放你在心上。有些人,躺在你的身边,吻着你的嘴唇,进入你的身体,情话绵绵,可是他心里并非真正有你。他是寂寞,你是装傻,仅此而已。

   静生问,去了寒山寺没有。曼芸说想中午去一下。幼年的时候,背诵“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曼芸至今都是,一想到这首诗歌就有旅人的惆怅,好像整个城市都愁云惨淡,寂寞怅然的样子。她很喜欢这首诗歌,从前练艺术字,一遍一遍地写,从来不觉得厌倦。少年的时候,她哪里想过,自己今后的日子也是这样一路流徙,多少次半夜在异乡的客栈醒来,漆黑之中睁大了双眼,一直到凌晨才能疲惫地继续睡过去。

   人的一生究竟要走过多长的旅途?她在清晨起来读三遍《心经》,常常读到感动得想流眼泪。这样的心境,怎么能脱离尘世的苦呢,“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心有挂碍,才会时常觉得活着很苦。

   昨天下午,静生拉了曼芸去苏州乐园,她在上面玩海盗船、过山车,他在下面安静地给她拍照。他依然是这样沉默的男子,可是这种沉默的力量,让曼芸觉得安心,踏实。她是一个冷静的人,桀傲,无法被人降服。但是在静生面前,她愿意做他眼中的孩子,好比从前,静生一说她,她就立刻叭嗒叭嗒掉下眼泪来。不是自己真的委屈,或者软弱,只是喜欢看他手足无措的样子。一个男子不知道怎样去爱自己喜欢的人,这样的男子往往最能让人觉得贴心,可靠。

   傍晚,曼芸开玩笑说要吃“太湖三白”,静生竟然真的开车带她穿越了太湖,他还是那么不爱说话。一路上,只有黑夜从车窗旁边呼啸而过。他给她放自己刻录的音乐,曼芸故意说,好土。他笑了,说,那你刻不土的给我。

   “太湖三白”不是曼芸爱吃的,随口说说而已。菜很咸,或许是非要做咸一点才显得有乡土的野趣。静生起来,给曼芸到处找开水。从前这样的少爷,他会做的只会自己盛饭,自动动筷子吃掉。终究他还是变了一点,本质还在,人活络些了。他加了小小的滂琵鱼,家乡的小河里面才有的小鱼,椒盐炸的,酥酥脆脆。曼芸嚼了几条,看着他,依然是低着头,一边吃,一边盯着他面前的小碟子傻傻地发呆。

   谁不喜欢鲜衣怒马、锦上添花的生活?可是如果真的有人爱你,素服寒食倒也未必不乐意。

   静生开车送曼芸去酒店。在倒数第二个路口,曼芸说,放我下来吧。

   她打开后备箱,背上行李,站在路边,驾驶座上,静生安静地朝她挥了挥手。曼芸站在路边,看他发动了车子,拐弯走了。她突然觉得这很像日剧里面的情节,安详,美好,又有那么一点点的遗憾。《东京爱情故事》里面,三年后,在东京的街头,莉香与完治重逢了。我不喜欢重逢,往往一些早已结束的故事又会再次开始,原本已平静的心态又要掀起波澜,这又何苦呢?莉香还是那么爱笑,尽管她的眼睛看到了完治与里美手上一模一样的戒指。完治想留下莉香的联系地址,却被拒绝了。然后,莉香还算平静地接受了完治的祝福,挥一挥手,告别了完治。当完治走出几步再回头寻觅时,莉香的身影已淹没在东京如流的人群中。曼芸拉上行李,问了路,一点一点地在小雨里面往人民路方向走过去。

   回到酒店,静生发来了信息,曼芸看了,微微大颗大颗的眼泪落在了枕头上:知道吗,在我心里,你叫曼芸,不是曼云,云会飘走,我送你一个草字头,你就不会再继续四处漂泊了……

   不管怎样,有一个男子,他能够知道自己四处漂泊的苦,就够了。她曾经以为自己会永远没有机会和他见面了,这许多年,不是没有方式联系,而是曼芸自己的内心缺乏勇气:再见面了,你还能够感动我,对我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慈悲了,

   在玄妙观里面,曼芸看到供桌上有人供奉了新鲜的新摘莲藕,心里很是触动:能够清清白白地跪在菩萨面前的,除了莲藕,还能有几个人呢?如果重回头,依然做不了他的莲花,但是企望自己,今后可以清清白白地站在他面前,对他说,不是我辜负,只是时空交错间的错过而已。

   回到上海。坐在电脑面前,加涩的头像是亮的。可是曼芸已经不想去问他此刻在哪里。生活如果不靠谎言维系,未免有一种撕破脸皮一样的尴尬,彼此留点余地,不是默契,而是无奈。

   曼芸想好好过自己的人生,她把加涩从一切联系工具上剔除了出去。肉欲往往是混浊不堪的,而真爱往往能够让内心清明疏朗。晚上,上海一夜风雨交加,整个城市好像是汪洋里面的小船,在雨点中飘摇。

   早上醒来,打开MSN,曼芸看到静生的留言:见到你有些失望,还是喜欢当年那个天真烂漫的你。

   曼芸打开窗户,新鲜的空气流了进来。

   亲爱的,如果你在,请你告诉我,谁能够天真烂漫地走过二十年风雨岁月……

   我们天真烂漫的时候,又有几个人逢着了自己心爱的男子!

好友生了个女孩,想起个带草字头和水字旁的名字:草字头怎么打

  好友于2009年10月22号晚上10点28分生了个女孩,姓刘,说是秋天要起带水字的名字,今年是牛年又想加个草字头,有没有高人起个好听又响亮的名字,多谢多谢

  好友于2009年10月22号晚上10点28分生了个女孩,姓刘,说是秋天要起带水字的名字,今年是牛年又想加个草字头,有没有高人起个好听又响亮的名字,多谢多谢

  好友于2009年10月22号晚上10点28分生了个女孩,姓刘,说是秋天要起带水字的名字,今年是牛年又想加个草字头,有没有高人起个好听又响亮的名字,多谢多谢

跪求起名大师帮忙取几个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草字头怎么打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朋友生了个儿子,汪姓,想取3个字的名字,一个字带草字头,一个字带金字边,跪求大师们帮忙!

谁的名字跟我一样,带草字头呢,进来八一八是什么植物或什么意思啊?:草字头怎么打

我的名字带草字头,意义应该是花苞。

  大家帮我想想带草字头的名字,有那些好听的,儒雅的。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尊重网上道德;

  2.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3.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4.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据本地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内容将被删除。

因为别人写错字,我跟我妈发脾气了,现在心里好愧疚但还是好气怎么办!:草字头怎么打

  事情是这样,LZ的爸爸早几年过世了,葬在农村老家之前也没有立碑。。。这段时间在老家修房子,亲戚们就让我妈顺道一起给爸爸立碑。

  其实我们一开始的打算是这几年先不立,等过几年我跟姐姐都结婚,或者有孩子之后再弄,因为我们这边的风俗上来讲,碑上面的名字多比较好,显得人丁兴旺吧。 但是现在是我姐姐结婚了还没有孩子,我还没结婚。。。亲戚开始说的时候,我跟姐姐都没同意,我妈也说以后再说,,,但是我妈就是耳根软,亲戚们说啊说啊她就交给他们办了,我甚至都不知道。。

  好吧,前两天老家亲戚说材料都弄好了,碑也刻了,让我们今天去看,今天LZ加班,就没去。。LZ妈妈回来后跟我说,我问碑刻对了没? 妈妈一开始还好笑的说,名字对了,就是把XX(LZ姐夫)的名字写在你名字下面了!!! 我当时就无语了,我们这里刻碑的话是两口子名字在一起的,他们把我跟我姐夫名字写一起算怎么回事啊。。然后LZ妈妈看我脸色不对,马上说刻碑的人说可以打个箭头。。。。我次奥,有这样的吗。。。

  这个时候我又转念一想,不对,这办事的人这么不靠谱,我立马问妈妈我的名字写对了吗? 因为LZ名字里面有个菲,但是亲戚们老写成飞或者非。。。呵呵,果然,我妈说对到是对了,就是没有草字头。。。。我这心当时都凉半截了,脑子一懵就吼起来了。。

评论(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