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世界》访王楠:十运非句号,要当旗杆(转载)

《乒乓世界》:很多人以为这是你最后一次比赛了

    王楠:你做其它行业,结了婚不也得工作吗?

    如果十运会之前预测乒乓球女单决赛的两名选手,至少有80%的人会说到张怡宁,而提到王楠的人,可能不会超过20%。在雅典奥运会、上海世乒赛王楠两次折戟女单之后,还有多少人期待她与张怡宁可以重演1999年荷兰世乒赛、2001年九运会、2003年巴黎世乒赛女单决赛的巅峰对决?

    《乒乓世界》:说实话,十运会之前确实没有想到你今天能站在女单决赛场上,而且打得这么好,辽宁女队主教练谷振江也说他没有想到。你自己想到了吗?

    王楠:我想到了,也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次全运会我就是冲着决赛来了,而且想拿冠军。两次大赛输了单打以后,大家可能都觉得我不行了。但我觉得我还行,雅典奥运会和上海世乒赛,都是我自己出问题了。我一直觉得没有一个人可以对我构成特别大的威胁,也可以这么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我特别怵的人。其实我最大的目标是团体赛,我觉得我们有实力拿冠军,最后没想到三号出了问题。

    《乒乓世界》:依你的性格,肯定不愿意灰溜溜地退出乒坛。但是你所有的冠军都拿过了,年龄也大了,还有什么动力让你忍受艰苦的训练。听谷教练说,封闭训练期间你手腕的老伤又犯了,半夜经常疼醒,但你一堂训练课没缺。

    王楠:全运会与其它比赛相比,对手是一样的,但意义不一样。辽宁省体育局一直对我特别好,局长孙永言以前当辽宁体育技术学院院长的时候,就特别关心我,对我的家人也非常关照,我姐姐生病时,他帮着联系医院找大夫,对我来说,他好像不像是领导,而是亲人一样。我知道,全运会金牌对省里,对他个人都特别重要。还有我周围的人,教练、工作人员和队友都非常尽力,封闭训练的时候,教练把所有主要对手都做了技术分析,省队没有专门的科研人员,都是他们自己录相,然后一个球一个球地分析,资料打印出来足有十万多字,沉甸甸的,觉得他们真挺不容易的。我和刘婷一个房间,有一天早晨我醒来发现刘婷不见了,去洗手间,发现她睡在浴缸里,原来她半夜拉肚子,担心自己一趟一趟起来上厕所影响我休息,索性就睡在卫生间了,我当时特别感动。我觉得打不好对不起他们所有人,责任心一下子就变得特别强。

    实际上,全运会之前在营口拔鱼圈封闭训练一个月,我并没有觉得苦。我以前有一个误区,每次在正定准备世界比赛的时候,好像每天都在折磨自己,非要练得自己非常痛苦才觉得踏实,平时也喜欢一个人关在黑屋子里,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找到灵感。这次跟辽宁队封闭一个月,跟以前准备世界大赛时的心理感觉不太一样。我的好朋友李芬也去了,虽然训练累,但吃过晚饭,大家聚在房间里神聊,或者一起臭美,做面膜什么的,她们说我每天吃无数的药片,都是养生美容的。我们在一起非常开心,整个队伍也特别团结。

    《乒乓世界》:团体赛小组赛的前几场球,你发挥得并不太好,直到你赢了张怡宁,才让人感觉以前那个王楠又回到赛场了,这场球是不是你的一个转折点,把你的士气打出来了?

    王楠:这次全运会从第一场球开始我就特别紧张,觉得自己像一个新手,已经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前几年,可能是大赛打多了,对输赢好像有点无所谓了,比赛之前也不太看对手的情况。像上海世乒赛输给韩国的文炫晶,完全是靠以前跟她打过一次双打的印象去打的,觉得她没有什么突出特点。但在场上遇到困难之后,自己就着急了。

    这次比赛对每个对手都准备得很细,而且从团体赛第一场对山西队的那个小孩,我就特别紧张,其实我打球喜欢有点紧张的那种感觉,我知道这场球自己输不了,但无形当中就是紧张,而且不知不觉地就喊起来了,真不是故意的。但喊出来以后,觉得特别爽。

    团体赛时我赢了张怡宁,我觉得也正常,跟她打,我本来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怕的。跟以前不同的是,我现在是拼她打,挺爽的。实际上单打16进8和8进4那两场球很关键,对姜华珺我不太好打,我们俩关系非常好,经常在一起练球,她对我的球路非常熟,见我她也不紧张。对曹幸妮我球路上别扭一点,联赛时候我输过她。能扛下来这两场球,我越打越有信心,不像以前,是越打越没信心。包括半决赛跟李楠,我自己都没想到赢得那么轻松。

    《乒乓世界》:女单决赛那天,你是听着MP3走进比赛馆的,感觉你的心里特别平静。

    王楠:我走进场地的时候,就感觉希望我赢球的人多。就像悉尼奥运会,我一走进场地,就觉得大部分人希望我赢。从那以后,我和张怡宁打,特别是在她还不如我的时候,大家都给她加油,我一进场地气儿就不壮。现在是我拼她,所以希望我赢得人多吧,四五年了,这是第一次感觉更多的人希望我赢。

    《乒乓世界》:不知道是不是你穿深色运动衫的缘故,你站在比赛场上的时候,觉得你瘦了好多。

    王楠:这两天拉肚子,一下子瘦了两公斤,但这事我连谷教练都没告诉。让人一说,这是啥心理素质啊,一打决赛就拉肚子,实际上是从昨天开始的,今天中午连续拉了三次,觉得实在不行了才把队医叫上来,一口气吃了8片止泻药。

    《乒乓世界》:你3比1领先张怡宁的时候,是不是有些着急想赢了?

    王楠:打到后来,她正手比我想像中要硬,以前我撕她正手,她都往回跑,今天她一个劲往前顶,我已经站不住了。

    打到第7局的时候,其实我一点都不紧张了。6:7的时候,我知道她要挑我,那个球我发了一个死转,结果她擦了一个死网,我心一下子凉了:这是干什么啊,怎么这会儿擦网?7:8时,汗水掉到我球拍上,但已经打了好几个回合了,不能停了。

    我今天有几个球,确实慢了点,连续"背"没"背"死她。想冲都冲不死。

    《乒乓世界》:跟拉肚子有关系吗?

    答:现在说这个没用。能站在那儿打,说拉肚子还有啥意思?

    《乒乓世界》:下场以后,你脸上还挺平静的,心里呢?

    王楠:下来以后,我看谷指导热泪盈眶,我眼泪差点被他带出来了,赶紧转过头不看他了,那么多人呢,哭啥,怪丢人的。以前打球,输完了还挺窝火,赢了不知怎么赢的,输了也不知道怎么输的。这次输完了,心里并不觉得难受。

    我也挺奇怪的,这次比赛我怎么这么大劲儿。那劲头跟2000年以前我打球的感觉有点像,那时候没拿过什么冠军。前几年,球打得特磨叽,想拼拼不出来。输球下来心里也难受。这次我打得特别痛快,我就这些东西了,我都打出来了。让我再加东西,只能再回国家队去练,跟教练好好沟通了。

    《乒乓世界》:打得这么好了,还没拿到金牌,总会有点遗憾吧?

    王楠:奥运会都输了,还有什么可以让我感觉遗憾的?这次我给自己打98分,最后9:11输的嘛。我跟张怡宁打了好多次决赛了,她领先输了,我又领先输了。我就想以前,她领先,我赢了,她下来是什么心情啊。老天爷挺公平的。而且我跟张怡宁的关系很好,上场练球时我俩还开玩笑呢,介绍运动员的时候,她问我:你世界排名都第8了?我回她一句:我18。她人好,很真实,很简单,脑子里就是球。

    其实有点遗憾也好,还能再进步,要不就划句号了。

    《乒乓世界》:这次不是划句号吗?很多人以为你这是最后一次比赛了。

    王楠:可能很多人都在想,王楠太遗憾了,最后一次,3比1领先的球输了。输完以后,我对自己说,没关系,我还有机会,没准下一次比赛我们俩又碰上了。如果我心里觉得这是最后一次比赛的话,压力会更大,也不会发挥得这么好。

    《乒乓世界》:两个月前跟你聊天时,感觉你当时很迷茫,想继续打吧,好像信心不够强,退役吧,又不甘心,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去干什么合适。是什么事情让你改变了,还愿意继续打下去?

    王楠:两次大赛输球以后,一方面觉得自己赢球已经很困难了,另一方面又不甘心。有一段时间确实想过十运会之后挂拍,退役后赶紧逃开乒乓球,结婚生孩子。在营口封闭训练的时候,突然觉得这次全运会对我非常重要,有一种强烈的赢球的欲望,想证明自己吧,我不是技术不行了。

    真正的转变还是通过这次全运会,团体赛第一场球我就不由自主地喊出来了,这是最近几年,包括世乒赛和奥运会都没有过的。以前比赛,我放不下架子跟别人去拼,去叫,觉得跟小孩打比赛去喊,太丢脸了。这次打完以后,觉得这有什么可难的,你想拼就拼,想叫就叫,挺爽的。也没有人说,怎么这么大岁数还在上面拼啊。不拼,反倒会被别人骂。拼了以后,别人会觉得你很尽力,很敬业,非常不容易。

    现在想想,你做其它行业,结了婚不也得工作吗?结婚以后,只要不影响正常训练就行。打了这么长时间乒乓球,对乒乓球的理解比年轻队员要深一些,境界也不一样。又不是自己的技术落后很多了,没办法打了硬撑着,女队的主力阵容也没有太多人去竞争。以前我也担心过,如果继续打,肯定会有人觉得你怎么总占着位置,但我现在这么想:我站在这儿,就是树一个旗杆,有本事你打倒我,超越我,对后面的运动员是一个激励,对整个队伍的新陈代谢有好处。就像以前没有李菊,我不可能进步那么快,同样,没有我做靶子,张怡宁也不会进步那么快。如果留在队里,我会尽全力去打,现在也能做到放下架子去拼,不能让人说,你看王楠,气儿都没打了。至少要让人觉得王楠的精气神儿还在,能对小孩有多少帮助是多少,就像当初邓亚萍,她在的时候,就是一种精神,就是小队员的榜样。

    虽然没拿到金牌,但我仍然要感谢十运会。什么大不大腕的,只要你去拼,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记者夏娃)(图片由《乒乓世界》独家提供。)

评论(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