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前传 爱债几时还 第一章 妾发初覆额(转载):恶有满而不覆者哉

谨以此篇祭奠令主与雪梅在天之灵,

    并祝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当缘份充满罪孽和遗憾,当爱已变作无法弥补的伤害,情何以堪?爱何以堪?

    “是否前生你犯了错,才教今生遇见了我。似水柔情,残忍的锁,我生生世世不愿解脱。春花开尽秋花已落,回首两情肃索。为你许下的百花之诺,其实我从不曾忘过。挥不开,往事如梦。追不回,缘去随风。当爱与不爱都是错,你就别再问我,是否还在乎究竟谁欠谁多。留下你是无心之过,惩罚今生你爱我的错。若是来生能认出了我,别忘了我的百花之诺。-------”

    他——这个男人永远地像一盆危险的火。他若离你太远,你会企盼,企盼得心焦;当他慢慢地靠近,你满足,迷醉在他的柔情中。但你若想融入他的生命,你将付出的是泪血皆枯,更甚而灰飞烟灭的惨痛代价!试问,这世上有勇气扑向烈火的飞蛾能有几只?——若他们明知会飞化成灰!

    蜀山巍巍,灵秀出尘。内中有两处神密诡异之所在。

    一为琉璃峰,地形奇特,毒瘴密布,其绝壁之上生有一株百花之王——雪兰。琉璃峰下霁水寒潭内深藏着一把绝世神兵——心剑。据传,得心剑者,至尊武林,天下无敌,得雪兰者长生不老,返老还童。

    数千年来,武林中人为了争夺此二宝,留下了几多有血有泪,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

    数十年前,“无极散人”越老子有幸取得雪兰,从此隐迹江湖。越老子当年开创无极门收有“七绝佛手”公孙雁和“玉观音”上官红二位弟子,二人尽得越老子“星云彩虹剑法”之真传,武功盖世。

    公孙雁又收有四个陡弟,被江湖人并称:东文,南富,西丐,北武。

    西丐周一凡,丐邦千百年来第一能人,嫉恶如仇,侠名远播,武林中人人敬仰;南富邱满生,富甲天下乐善好施,为人八面玲珑精明老练。东文陆开元,才高八斗,六艺精通,其诗侠才情可比东坡,为江湖人称“文仙”,而东方陆氏乃文传世家,代代人才,教化众生;然而血雨腥风的武林却要选由北武岳家来揭启纬幕-----

    北武岳清风为四杰中武功之最,气宇轩昂,不亢不卑,乃武林之况世奇才。不惑之年艺绝天下,创清风门,并以独门绝学“星云彩虹”剑法无敌于世。他崇尚武德,门下弟子千众,俨然为中原武林泰山北斗。武林人氏皆以其马首是瞻。

    岳清风门下有三大入室弟子:大弟子杜圣心出身贫寒,为师所育。对于武学之造诣甚高,可惜为人恃才傲物,工于心计,城府极深。另有两大带艺弟子东文陆开元独子陆文轩及龙啸天。陆文轩为人谦恭,德才兼备深得岳清风喜爱;而龙啸天天资愚钝,但为人忠厚,性情恬淡。

    那岳清风膝下独生一女,名唤雪梅,伶俐可人,清丽脱俗。秉父之长天姿卓绝,十九岁便被武林誊以“天下第一女侠”岳清风有意于三大弟子中选取一人既承衣钵,又作东床。然而造化弄人,一场武林的浩动由此孕生。

    ` 第一章 妾发初覆额

    记得那年雪梅十二岁,“妾发初覆额”正当豆蔻少艾。

    近日来时闻家人言及父亲的大弟子杜圣心如何地桀骜不驯,顽劣不堪,她心中暗下决心定要恶整那坏师兄为父出气。

    那一日,岳清风召集门下弟子训话。无非又是把杜圣心当作劣徙的典范百般责斥。岳清风骂得飞沫四溅,可座下的杜圣心仍一副低眉眯眼不屑入耳之状。正当岳清风久不耐烦意以发作,门外角落“嗤”地飞进一粒小小石籽,“笃”地一声,不偏不畸正中杜圣心后脑,杜圣心吃痛,胡乱抹了一把痛处。众门下弟子一阵哄笑。纷纷望向门外,岳清风眉头一皱道:“雪梅,不得对大师兄无理,进来道歉!”

    雪梅执拗不过,吐了吐舌头,极不情愿地跨进殿来。岳清风将她推向杜圣心:“快向大师兄道歉。”雪梅抬头望了一眼座下杜圣心,只觉得这位长她四五岁 ,面容俊秀,却一脸狡黠的大师兄甚是讨厌,“嗳—”地朝他伸长舌头扮了个鬼脸。,鼻子一哼扭头便跑。惹得众人哄堂大笑。杜圣心眼望着这位淘气的小师妹消失在门口,心中又气又羞,却无端有一丝不能细品的甜蜜。

    自此之后,每当岳清风训话,便有那小雪梅偷偷向杜圣心掷扔石籽,岳清风奈何不过她只好摇头叹息,而杜圣心屡被戏弄,心里直憋了一头火。

    岳清风管教甚严,雪梅极少与众同门兄弟碰面。但她偶然会贪玩任性不愿识字练功,偷偷溜出闺楼玩耍。有一次终于在山门口的校武场上与杜圣心遭遇。

    杜圣心暗暗发誓,这次揪住了她一定要给她点厉害尝尝。于是沉喝一声发足便追,岳雪梅掉头狂奔。两人转眼出了山门,向着崎岖山道而去。山势既险,雪梅终不胜力。杜圣心一跃而上扯住她右肩道:“这下你还往哪儿跑!”

    话音未落“哧”地一声,雪梅薄绒纱袄上的袖线被扯脱一大截,她惊叫一声,整段嫩藕般雪白的上臂连同那瘦峭的肩膀一并儿露了出来。自古男女有别,礼教甚严,不容轨越。雪梅虽年幼却深知此理,惊惶中拾袖摭掩,却顾了肩顾不得臂,又气又羞,朝一脸怔愕的杜圣心跺脚哭喊道:“杜圣心,你扯坏我袖子,我要告诉爹爹去!”

    谁知杜圣心狂傲地一扬头,不愠不火地眯眼道:“有什么大不了的,长大了,我娶你!”

    杜圣心年当十六,初育成人,嗓音微沉,还带着一丝摄人心魂的磁性。岳雪梅见到他喉下微凸的喉结,心中无端地生出一种怯意,心跳加剧,面红过耳,颤着嗓音更大声地哭道:“杜圣心你那么坏,我才不要嫁给你----我一定要告诉爹爹去,让他罚你!”说着眼眶发红噗噗掉下泪来。

    见她落泪,杜圣心只好服软,后退了一步移开他的目光道:“好好好----我什么都没见到。”他边说边除下自已的外衣递与她道:“只要你不告诉师父,你要怎样我都依你。”

    雪梅偷眼望去,见这位师兄峻冷的侧脸上挂一丝视天下为尘的狂傲。微撇的双唇尚含一口的不屑。鼻梁俊挺,轻眯着双眼,两道剑眉轮廓英秀。脸形既长,稍敛了下巴。体态斫长,实为难能的俊秀。

    可他偌大个人儿竟还穿着一件雾蓝色绣花肚兜样的内衣。雪梅忍不住掩面轻笑,背转身道:“快把衣裳穿上,不害臊嘛?”

    杜圣心抿嘴叹了口气:“你要我穿上的,不许告诉师父啊。”他慢慢吞吞将外衣穿好,忽然灵机一动,从下襟边抽出一根绵线,往身后松树上摘了一根细韧的松针递给雪梅:“拿着。凑合着逢一逢,回去再换一件。”雪梅望着他一脸的关切。蓦在心头一暖,吱唔道“我不会逢。”杜圣心先是一愣,有气无力地瞪了她一眼:“真麻烦。”他拿来手上绵线系在松针上,迈上一步道:“我来吧。”雪梅犹豫了一下,朝他侧过右肩:“不许扎我肩膀!”

    “放心,又不痛的”杜圣心漫不经心地说着,已然动上了手。他十指芊巧地撮起袖沿,用松针引过绵线将袖线松松地逢合。两人靠得如此地近,雪梅身上若有若无的少女体香一丝丝钻进杜圣心鼻孔,他几次屏住了呼吸,仍紧张得十指微颤,不时地触到她滑潤的肌肤。

    山风微寒,天光昏落,眼看山雨将至。杜圣心好不容易逢完,拧断余下的绵线道:“好了,我们回去吧,要下雨了。”他话音未落,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打了下来,雪梅无甚防备,一时无措,杜圣心二话不说蹲下身道:“上来,我脚力稳,背你回去。”雪梅犹豫了一下,终于伏到他背上。杜圣心一提臀背上她便往山门攀奔。

    两人冒雨回到山城正巧碰上找得头顶冒烟的岳清风,雪梅自是受了一顿训戒,杜圣心更是挨了好一顿门规。侥是如此,雪梅却偏偏喜欢上了这个“坏”师兄,隔三差五地和杜圣心偷溜出去玩耍,切磋武艺。玩累了再由杜圣心背她回来。已数不清有多少次,疲累的雪梅安然甜睡在杜圣心背上。每当此般,杜圣心都会放轻脚步,唯恐将她从梦中惊醒。

    也已数不清有多少次,倔烈的雪梅遭着杜圣心耍赖,受不得他的目中无人而气得跺脚大哭,而每当此时,杜圣心都会首先服软,百般哄欢于她;

    杜圣心生性顽劣,但对武学的参悟却较常人灵动。纵不勤于练功,每次师兄弟间校武也总能翩然胜出。雪梅自从与他暗中玩耍,不但消解了闺中寂寞,不再淘气任性,而且循着杜圣心的悟理,于武学识见也突飞猛进了。

    岳清风虽不喜欢女儿与这劣徒往来过密,但念在她年幼,杜圣心照顾她又甚是细慎,便也只得放任随之,睁一眼闭一眼。

    那时的雪梅当真是快乐无比,杜圣心果然信守诺言,对她百依百顺。只要她说要什么哪怕是天上的月亮,杜圣心都会设法为她摘来。可雪梅要的不是月亮,而是一种和月亮一样在晚上发光的叶子。

    雪梅酷爱花草,山下城里有一刘姓富户,庭园内种着一种叫“金线槐”的异种槐树,此树叶脉能在夜间散发淡淡绿光。堪称稀世异宝,名动山城。雪梅听说后,心庠难搔,定要杜圣心带她去看看。

    天慕低垂,伸手不见五指。杜圣心带着雪梅偷溜下山门,来到刘家院墙边。墙内果有几树火树银花般的金线槐。杜圣心让她在外把风自行爬上院墙攀折树枝,哪料黑暗中一个趔趄,直直跌进院去。静夜中突响起一阵犬吠,富户家丁听得有异,携了恶犬巡视出来。雪梅正惊惶失措,却见墙头突得窜起一条黑影,朝她纵身下来。雪梅一怔,听那人“嘘”得一声,将她拉到对面照壁下兔伏不动。巡视的丁卒四处察看了一番,无甚异相,便收犬回庄。

    待得众庄丁离去,雪梅才怯生生地问道:“是大师兄吗?---你没事吧?”杜圣心颤声道:“我—没事。--”却把牙咬得吱吱响。雪梅无意中撞到了他的左腿,杜圣心忍不住一声痛呼。雪梅知他受了伤,又惊又怕,不由得就要落泪。杜圣心忍着痛从怀襟里缓缓掏出一枚散发着淡淡莹光的叶子:“雪梅你看,我摘到了。”

    岳雪梅借着叶子的莹光看到他一脸的喜悦和兴奋,心中不由地一阵刺痛,正怔愕间,那叶子的光茫越见微弱,终于消逝于夜色中。原来那树叶脱离了枝体,便即“死亡”,光茫也随之消失。雪梅突然大哭起来:“我不要这鬼叶子了—— 大师兄,我们回去吧!”她哭着扑上来,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整个身子扑进他怀里,抽抽噎噎哭得好不凄伤。杜圣心一呆,轻拍她肩膀道:“别哭,大师兄再帮你去摘。带回去养瓶子里,也许能亮久些。”

    “不要,我不要!我再也不要这鬼叶子,我只要大师兄别受伤!----”雪梅倔强地摇着头,从他怀中挺起身:“你的腿怎么样----是不是很痛?”

    “傻丫头, 放心,已经不疼了。”黑暗中又响起杜圣心懒懒地,漫不经心似的笑。雪梅忽然有种打心底里的满足,她告诉自己,一定不可以再任性,不可以让杜圣心再为她受伤。

    那夜回去后,杜圣心的腿肿得厉害,却又不敢让众人知道,就这么咬牙硬挺,直至后来他左腿的劲力都稍稍有些不稳。之后,杜圣心常独自到刘家摘金线槐叶。虽光亮保不住太久,雪梅都会将它们养在水瓶中直至枯死。

    光荫艿苒,雪梅在杜圣心的呵护下平安长到十六岁。是年,岳清风又新收了两个入室弟子——东文陆开元之子陆文轩和龙啸天。他二人皆是带艺投师,武功已有相当的根基。

    雪梅已经出落婷婷,清丽脱俗,远近闻名。杜圣心也已长到十九岁,男女之嫌已不得不妨,两人之间偷偷往来的机会也越来越少。每次有机会聚首,临分别时,杜圣心都禁不住要痴痴纠缠半天,难分难舍。雪梅心知他情意,日益地迷惘彷徨。她知道自已喜欢和杜圣心在一起,却在犹豫自己对他的依恋是否便是那男女之爱,心里惶惶不可终日。

    岳清风自收容陆文轩和龙啸天后对三个弟子的管制更是来厉,每日督促他们苦练切磋,无一时松懈。每次师兄弟三人在校场与雪梅偶遇,势必出现三种有趣的差异:杜圣心见到她,似笑非笑的眼中满满盈着浓浓的眷顾,好似一盆火,随时会将她点燃; 陆文轩则朝她恭敬地一揖:“师妹。”然后炯然的眼睛盯着她移去的步影,就是不敢抬头看她的脸;而龙啸天更是拘礼。一声不吭地连眼神中也不敢有丝毫的亵渎,像一个木偶般垂目而立,直至她离去才抬头望一眼她远去的背影。

    那一年的八月十五,雪梅永不忘那个日子。

    那日,正好是岳清风50寿辰,清风山大摆宴席。林中各大门派巨头都携了家小前来赴宴。 入夜时分,山庄华灯如昼,鼓乐震天。东文陆开元带来了一支千年高丽参作为贺礼,岳清风倍感欢喜忙带了陆文轩,龙啸天及门下几名得意弟子亲到花厅接洽,无非是说些令人反胃的客气话。那天正逢事忙,无人在意闺中的雪梅。她偷溜出来在花厅长窗外偷听里内谈话,实觉无聊,正要离去,身后脖胫微微一阵热痒,回顾间杜圣心朝她轻轻嘘了一声,俩人互换了一个眼神。一起往门缝中望去。

    只见岳清风捋须笑道:“陆世兄实在客气,想来天下除了那百花之王雪兰,也无极品比得上这千年参王了。” “客气,客气。想那雪兰花乃稀世珍宝,30年才开得一朵,如将它淬炼成丹。可令人长生不老,只怕连死人吃了也能还阳。在下一支小小野参怎敢与之辟比。岳老门主见笑了。”

    “哪里,哪里,——”岳清风大笑道,“只不过,据世人传言那雪兰花再过得30年,便又要开了呀。” “哦。那在下预祝岳门主能一举采得雪兰,寿与天齐~~。”陆开元含笑作揖。

    “ 寿与天齐~”雪梅再也听不下去,朝厅内在父亲身边陪笑的陆文轩一哂道:“哼,木头一样的人!大师兄,我们走。” “你说谁是木头人?”杜圣心问了一句,牵着雪梅的手,两人一起向后山的悬忌崖边走去。

    “陆文轩喽,你看你那副傻相,跟木头雕的有什么两样。”雪梅吃吃笑道,杜圣心不禁皖尔,,侧头笑问:“那么龙啸天呢?”他眼中闪着奇异的光,故作懵懂道。 “龙啸天?---石头一样的人—”雪梅硬硬地说,仿佛正在变成一块石头。杜圣心再也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他中气充盈,声震山野,回音不绝。雪梅侧头痴痴望着他,也是嫣然。

    两人并肩在崖边坐下。皎月中天,将山野笼罩得一片银亮。月华似泻,群山峻石在月色中分外柔媚。

    雪梅一吐心中郁闷,轻晃身躯哼起了一曲小调。随着节奏一下下轻轻碰触杜圣心肩头:“轻轻地把手一挥,只对我声再会。我没有哭只是伤心地流下串串的眼泪。----”当雪梅唱到一句“你说纵然我已化成灰,爱我的心还是永远永远那么热烈—”杜圣心突然截断她道;“你相信这话吗?”

    “什么?”她不经意地一笑,“如果都化成灰了,哪还有真不变心的?都是瞎唱的呗---”

    “ 可我相信。纵然你已飞化成灰,我也不会变。”杜圣心忽然痴痴地凝望着她,眼神中真有一把炽烈的火,仿佛要将她煅炼成灰。雪梅忽地痴了。她感觉到一种窒息,随着手心中杜圣心体温的炽热而涌来的一种窒息。 她心中忽有一丝莫铬的恐惧,感觉山野的空气已被抽空。

    杜圣心还在痴痴地望着她,轻握着她柔荑的手渐渐渗满了细汗。他小心翼翼地将身子向她挪了挪,雪梅没有抗拒,任由他将自己整个儿搂进怀里。他的动作那么轻柔,轻柔得雪梅能感受到他在微微颤抖。这样的拥抱反而让她狂跳心突然平静了下来。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轻轻将头斜倚在他肩上。

    山风拂撩她飞丝一般的秀发,发间淡淡的梅花冷香沁人心脾,就连她的呼吸都仿如有一丝馨甜。杜圣心血气方刚,一时间禁不住意念飘摇,一手搂紧了她纤腰,稍稍侧过头,试探着向她温润的双唇吻去。

    就在他双唇触及的一刹那,雪梅忽然像被针扎着一般窜了起来,她又羞又怕,颤声道:“不要,~~大师兄,雪梅还小,---我怕----”她既想阻止杜圣心,又怕伤害到他,声音越来越小,不敢看他。

    杜圣心打了个激凌怔了,随即尴尬地笑了笑,轻挪身子转到她身后。环手从背后轻轻地拥住她,在她耳边柔声道:“第七次了啊~~,雪梅还小,等长大了收账。”他语带调侃,柔情溢溢。

    雪梅心下一甜,微笑着不语。她忽而心中豁然畅亮,晃如这满山月华:——原来一直是杜圣心太宠她了,宠得她都麻木了。其实她心中这种“怕”若不是男女之爱还是什么?

    杜圣心如此体恤关切,雪梅心底不禁有一丝丝的歉疚。她侧过脸在他耳边轻轻厮磨,幽幽道:“对不起—大师兄--。”

    “傻丫头,你若不愿意,大师兄不会勉强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雪梅搠着嘴,低声道。杜圣心淡然一笑,忽然语转深沉,紧了紧她的肩膀道:“雪梅,能不能答应我,一辈子都留在我身边,不要离开大师兄?”雪梅的心忽而狂跳不止!她知道杜圣心不是在说笑,这是个承诺,承诺一辈子的承诺!她还只有15岁,不知道自己能否承担这个承诺。

    她思虑良久,俏皮笑道:“那么你也答应为我建个百花坛,要用一万根筇竹做篱笆,里面种上这世间最稀有的一百种花草。连那百花之王---雪兰,我也要!”她本是蜜意的调侃,杜圣心听了却慎重地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我想凭我这么聪明,一定办得到。”他侧头看着一脸错愕的雪梅。雪梅微微一呆,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回到庄园之时,已交二更,夜宴正酣,雪梅乘众人欢饮正兴,与杜圣心偷偷回到后院,迎面碰上陆文轩。陆文轩上前来对杜岳二人一礼,即而对雪梅道:“师妹,师父让你到

    贺寿厅同宴,晚时他老家有要事要宜布。”雪梅哦了一声,向寿厅折转。杜圣心随行之即被陆文轩有意无意地阻拦,正自惑然,雪梅转身朝二人回望。陆文轩这才低着头,侧身让过杜圣心,杜圣心也不与他计较与雪梅同往宴厅。

    贺寿厅就席的俱是武林星宿。雪梅等人进厅之即立时引得众人停杯顾望。雪梅来到

    上席向父亲致礼。岳清风让她见过陆老庄主,陆开元细细打量了雪梅一番,晗首笑道:“几年不见,岳姑娘更是清丽脱俗,岳门主有此千金,真是羡煞旁人啊。--”岳清风大笑道:“见笑见笑,小女自幼失了母亲调教,野漫得很。有辱门面啊。”陆开元斜眼瞅瞅下首的儿子,再瞟一眼雪梅,笑靥更甚。雪梅却无端地一阵心悸。

    酒宴到三更方罢,山庄的夜会却正抵高潮,诸人推杯换盏,聚往西厅。岳清风见得人齐,起身来向众人道:“我夫已半百之年,清风门的兴衰当由后辈执掌。老夫今日趁此良机,想让各武林同道作个见证。”说着向众人抱拳施礼道;“老夫意欲以四年为限,四年后的今日,让座下各弟子比较文操武功,胜出者当可得我本门‘星去彩虹剑法’剑谱,继任清风门掌门之位,老夫并必将小女岳雪梅许配与他。”

    此言一出,岳门中诸弟子相覷哗然。这三件好事任谁得之都生平足矣。岳雪梅虽不喜父亲将她当作奖品,但想到众弟子中胜算最大的是杜圣心,不由得芳心暗喜,转头望了眼身边的杜圣心,死命低头抿紧嘴,才不教自已笑出来。

    但她哪曾想到,就当她与杜圣心在悬忌崖互许终生之时,命运之神的眷顾已悄然转向他人-----————

请教坐飞机 回覆笑翻天 (转载):恶有满而不覆者哉

  8月24日,湖北潜江一位18岁小伙因为第一次坐飞机去新疆读书,在微博上使用102个感叹号发了一条“谁坐过飞机,给我讲讲注意什么!”信息,不料走红网络,这条微博被转发了2万多次,而且跟贴数千条。博友们调侃式的回覆,简直笑翻天。

  8月24日晚上9时许,名叫“浅dicky”的网友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一条带102个感叹号的贴子,“谁坐过飞机,给我讲讲注意什么!(省略了感叹号)”,一时间引来数千网友的跟贴,让博主吃惊的是的“怎么都是来打酱油的”,一位网友竟告诉他“不要从窗户乱扔东西”,博主无奈被迫于25日晚上删除了这条贴子。

  博主虽然删除了贴子,但是事件仍然在持续发酵,可以说他还带领微博一股流行风,那就是102个感叹号,许多网友效仿他的句式大量使用感叹号,可谓现感叹号满博飞的现象。

  有大陆记者也被这条微博所吸引,特意找到了这位“浅dicky”,原来他是一名18岁的学生,因为26日要到乌鲁木齐去上学,而且是第一次坐飞机,没有父母陪伴,所以想出了发贴问网友坐飞机的注意事项,结果让他得到了出乎意外的答案。

  人们在微博的恶搞回覆让人们简直笑翻天,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样恶搞也有点太过份。

  “Yannisil”:记得给老幼病残孕让座!

  “美食的俘虏-阿虏” :吸气呼气……

  “你的私人健身教练”:起飞的时候要抓稳,不要从窗户乱扔东西。

  “巫帕” :不要将你的头手伸出窗外!以免2辆灰机交会时引发不必要的事故。

  “荀夜羽”:空姐问你喝不喝水吃不吃饭,别要,死贵,带泡面自己泡,有开水。都是经验,不用谢我。

  “我的自行车不在家”:如果看到有人招手的话,记得提醒飞行员师傅停一下,做人不要太自私。

  “蘑菇小姐啊”:晕机的时候打开窗户吐;记得买站票,折扣很低;还有不要连泼空姐三杯开水!

  “John Cena”:他们都骗你的,飞机上没有凳子,只有地板。你要带凳子,不然别人坐着你要站着,会漂浮上去下不来的.到时候你就坐错站又要加钱了。

  “天使与海豚豚”:飞机上有免费西瓜提供记得带把大刀啊

  “夏林菲”:上机时要督促飞行员打表,下机记得索要发票。

三千年前佛说的五浊恶世,让我们赶上了(转载):恶有满而不覆者哉

  五浊内容

  劫浊、众生浊、命浊、烦恼浊、见浊。世界,心。五浊恶世即同时具五浊之心。

  劫浊,心之生住异灭不净。时现三灾,生相杀(譬喻念念之相扼),饥渴(譬喻念之走向不善),疾病(譬喻念之残弱)种种不善。

  众生浊,心中诸法不净。善恶夹杂,下、中、上法夹杂,第一法、不第一法夹杂。

  命浊,心中诸法余寿不净(长短不一)。寿尽则法灭,更生新法。

  烦恼浊,心中烦恼不净。多贪、多嗔、多痴。 何谓烦恼,若随念使使,即为烦恼。凡夫念念随顺,故念念皆是烦恼。

  见浊,心中见不净。邪见、戒取见,取常见、断见、有见、无见、我见、众生见。

  五浊可以统一归纳为法浊,或法不净。分言五浊,便于初学思维掌握。

  我们的世界在佛经里叫娑婆世界,南阎浮提佛示现时这里正处于减劫,平均人寿百岁,每百年减一岁。现在也就平均人寿七十岁左右,处于减劫时,此方人类的主流思想会越趋堕落,因罪业招感自作自受的共业故,此方世界的环境寿命健康等都会越趋坏朽。这样的世界坏到什么程度呢?

  佛陀总结出了五浊恶世这个名词用以概述:

  劫浊 :人寿本为八万四千岁,后因造作罪业 福德日浅 寿命亦每百年递减一岁,减至二万岁时,即步入劫浊。可知人寿自二万岁至十岁之间,再由十岁至二万岁之间,都是劫浊时代减到三十岁时有饥馑之灾 减到二十岁时有疾疫之灾 减到十岁时有刀兵之灾 而世界众生无不自作自受,是为劫浊。

  见浊 正法、像法灭尽后,末法时代的众生,知见不正,众说纷纭,邪见增盛,不知修行善道甚至迷与一众邪师门徒 以为真理 是为见浊。

  烦恼浊 众生追逐五欲六尘,引生贪、嗔、痴、慢、疑等烦恼而恼乱身心,是为烦恼浊

  众生浊 众生因为知见不正,邪念覆心,因此不知孝顺父母,不懂断恶修善,不畏恶业果报,以致福报渐衰,苦报渐增,身处火宅 却不知何为火 何为火宅 乐着嬉戏 以苦为乐 以恶为善 引火烧身而不自知 是为众生浊。

  命浊 众生因恶业增加,自作自受故寿命渐减,从往古八万四千岁,到满百者稀,是为命浊。 五浊之中,以劫浊为总,其余为别。四浊中又以见浊、烦恼浊二者为浊之自体,而成众生浊与命浊二者。婆娑世界竟然五浊俱全 故称恶世。「五浊」,首先讲「劫浊」,「劫浊」什么意思?就像一个时代一样,它到了这个时候,它就是个污染的时候,就我们过去常讲,运气使然。时代有它的运,时运使然,「劫浊」。

  然后是什么呢?然后是「见浊」,就是人们的见识都是污浊的。这个浊字用得太妙了,太传神了,就是个污浊。它不是正不正的问题,不是对不对,它是污浊的,「见浊」。「烦恼浊」,你看大家这个烦恼,贪嗔痴慢疑已经到了一锅粥了,已经污浊到这个程度,又脏又浑浊,「烦恼浊」。「众生浊」,你就看一切的山河大地、水草树木没有不污染不污浊的,你去看,你走哪都灰突突的,其实那不叫雾霾,那就是现在人发明,那叫什么呢?「众生浊」,到处都是污浊的。「人浊」,你看看人,你看过去五六十年代甚至七十年代,又清净又美好又善良,干净,生活是清贫一些,干净、美好,怎么能用污浊来形容?现在怎么看都是污浊的。你看我说的这个「人浊」,「人浊」就是「众生浊」里的一个,人也是众生,人的污浊在「众生浊」里是最严重的。

  你现在到处都都可以看到,人品道德低下,心性恶劣。歹毒。而且它是一切众生污染的根源,人心太坏了,不以善为美,以做恶为乐。为了自身利益。作恶(邪淫(媒体大量宣传,男女之间阴谋,婚姻建议在钱财上,另外,男女不去胡搞,没出息,生活没激情),杀生(阴谋。媒体暴力),妄语,偷盗。两舌。恶口。意恶。戾气等等)不择手段。当疾病来时时,又吓的要死。不惜一切甚至倾家当财去救命,所以众生浊。还有是什么?「命浊」。「命浊」,众生短命,你看那小动物,菜市场里边鸡鸭,不停喂激素,催肥。催大,就给它杀死,水果,粮食等等,为了产量。为了钞票,给激素,拔苗助长,给它催大了好吃,工业化大生产,快速赚钱,所以说「命浊」,命短。横祸,疾疫无不在世间横行。

  人的寿命你在现在看,年轻人夭折走的太多了。今天的社会这「五浊」你自己说,样样都对齐了,三千多年前佛就告诉我们「五浊恶世」,让我们赶上了,难道不是吗?怎么改变呢?学传统文化,人心改了,「一切法由心想生」,人心改了就都好了。现在人心坏到极点了,五浊到极点了,「五浊恶世」不是随便一说,你睁眼看看现在,这才叫什么呢?实事求是,怎么是迷信?你看嘛。不受圣贤教育五浊恶世就出来了,所以用一个恶字,种恶因得恶果,哪个人是得乐果、是得善果?都没有,都苦。我们所见所闻,无论城市还是偏僻的农村没有例外,主要是什么呢?电视、网络,伸到了千家万户每一个角落都受污染。所以这个东西,能毁灭一个世界,也能改造一个世界。

[武侠]前传  爱债几时还 第一章 妾发初覆额(转载):恶有满而不覆者哉 第1张

[武侠]前传  爱债几时还 第一章 妾发初覆额(转载):恶有满而不覆者哉 第2张

[武侠]前传  爱债几时还 第一章 妾发初覆额(转载):恶有满而不覆者哉 第3张

评论(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