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上海人喜欢吃的草头,即牧区的苜蓿紫英草,牧民们当蔬菜吃吗?:草字头一个鸟

苜蓿在南方也不少见,仿佛杂草一般到处生长,而在每年八九月的时候,苜蓿会出现在江南各地的菜市场跟超市里,而且还真的不便宜。

通常来说,鲜嫩的苜蓿嫩芽,都有十几元一斤,算是非常时鲜的蔬菜。

在苏南与上海地区,苜蓿被称作是草头、草籽,用嫩叶做成菜肴、糕点都很受欢迎。

原本苜蓿产于西南亚的伊朗地区,汉朝张骞通西域之后将其带回了中土,不过苜蓿主要是用作牧草而种植的,北方各地的牧区,都会种植大量的苜蓿。

上海人喜欢吃的草头,即牧区的苜蓿紫英草,牧民们当蔬菜吃吗?:草字头一个鸟 第1张

张骞将苜蓿带回中土之后,受到了欢迎,除了用作牧草喂养牲畜之外,人们发现这玩意儿的嫩芽嫩叶也相当好吃,所以也将其当成是蔬菜。

因为苜蓿的生命力很强,很容易生长,在发生灾荒的年份里,格外受重视。

实在没有食物的人们,对于苜蓿这种原本作为青贮饲料的植物,也趋之若鹜,有吃的总比没有吃的强,这也是千百年来不变的道理。

事实上,苜蓿不仅可以吃,而且还的确很好吃,营养物丰富,古时候的人发现这样的草实在是个宝贝,因此到处种植,从塞外到江南,苜蓿都不算少见的植物。

上海人喜欢吃的草头,即牧区的苜蓿紫英草,牧民们当蔬菜吃吗?:草字头一个鸟 第2张

明清时期,江南地区就已将苜蓿作为一种时鲜蔬菜食用,尤其是在松江、苏州等地,人们将鲜嫩的苜蓿芽称作是草头,非常喜欢。

通常来说,江南人吃草头主要就是清炒,方法很简单,最大限度品尝其鲜嫩味道。

而在牧区,像是内蒙与新疆地区,苜蓿也是一种日常会吃的蔬菜,牧区的物产原本就没有那么的多样化,人们能吃到的蔬菜也很少。

不管是蒙古还是新疆,牧区的蔬菜种类在过去都没那么丰富,人们能吃的蔬菜也较少,而苜蓿这玩意儿生长旺盛,所以人们也会吃苜蓿芽,主要用来做煎饼、汤、饺子。

上海人喜欢吃的草头,即牧区的苜蓿紫英草,牧民们当蔬菜吃吗?:草字头一个鸟 第3张

元朝的时候,蒙古人萨都剌就写有“圣经佛偈通宵读,苜蓿堆盘胜食肉”。

宋元时代,北方的女真与蒙古等,都将苜蓿作为一种美食,晚清与近现代,内地移民大量前往内蒙、新疆等地,人们对于苜蓿吃法也越来越多,并且明显受到了内地饮食的影响。

通常来说,牧区的人们都将苜蓿作为食物辅料,并非直接作为蔬菜吃,比方说做成馅儿,或者作为汤料,或者将其切碎了和面,然后做成煎饼之类的。

苜蓿生长旺盛营养丰富,加上有很好吃,所以各个地方的人们都有吃苜蓿的习惯,当然也就是在苜蓿鲜嫩的时候,趁着时鲜尝个鲜,平常还是作为牧草。

上海人喜欢吃的草头,即牧区的苜蓿紫英草,牧民们当蔬菜吃吗?:草字头一个鸟 第4张

评论(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