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 咏禽类

  咏麻雀两首

  淹留乡里性多疑,短翼参差识见低。

  且向蓬间搜秕谷,何须穿柳扮黄鹂?

  檐上街边总苦饥,全身谋食赖心机。

  频偷玉粒亲鹦鹉,久羡金笼耻褐衣。

  咏物诗,名为咏物,实为咏人,其中手段,最见功底。今举办擂台赛,要求咏禽类,题材为七绝两首,韵脚不限。参赛者也可以咏他物如兽类,或者花草树木等有情物,反正不准直接咏人,特此说明。

评论(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