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游记]破损的句号——云南十日游之十

破损的句号——云南十日游之十

  文/风拂芦雪戏斜阳

  8月14日是我这次云南之旅的最后一天,假如读者朋友有耐心看完我下面的唠叨,你一定会为我为这次旅行画了这样一个破损的句号而遗憾。现在想来,我在云南的最后一天的经历简直就是在为“乐极生悲”这个成语作最完美的注解!

  我在《游记九》中提到,13日晚我们乘飞机返回了昆明,还是住在伊斯特温泉酒店,由于白天爬山时楞充好汉,结果夜里小腿抽筋将我闹醒两次,最糟糕的是,我发烧了,不知是因为白天跑虚脱了的缘故,还是在西双版纳和昆明之间的一凉一热的温度变化中经受不住考验的结果,总之,我发烧了。我不应该是如此地虚弱呀!我可是一直自恃身体强壮呢,现在可好,闹笑话了,发高烧了,虽说烧是不厉害,但身上的皮肤麻酥酥的,对一切事都懒得去想、去思考、去做。

  8月14的日程安排就是逛一个花市,而前一天晚上导游已经和我们说好,让我们在第二天上午12点前退房,把行李寄放在酒店大堂里,然后自己出去玩玩,下午2点,她会准时到酒店来接我们去花市。

  接连九天的疲于奔命式的游玩让我们对游玩这事儿已兴趣大减,何况昆明市区也没有什么可玩,而若要去其它地方,一怕赶不上在导游约定的时间前回来,二又不熟悉情况,事先更没有料到我们会有这么一长段属于自己自由支配的时间,最者,我还发着高烧呢,身体懒懒的,哪儿也不想去。最终我们是睡在床上打发时间,真的,我们已连续好几天没有睡过懒觉了,用我们当教师的行业俗语来说,也该补补课了。

  睡到11:20起来,洗漱完毕,赶紧退房,把行李寄存在大堂内,本想到街上走一走,但走出一段路后,又感觉无聊得很,于是返回酒店,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打发时间。到了下午1点多钟才感到肚子有点饿了,上二楼餐厅吃了点饭,然后继续坐在大堂里等待,其实,我当时的状态用“坐在沙发上”这个词语是不准确的,确切地说,我当时是“瘫”在沙发上的。这实在是在外地,如若在家里,我哪里有力气从床上爬起来?

  快到2点钟时,我的手机“当”地一声响,打开一看,是昆明的导游发来的信息,她说如果我们下午2点钟去花市,时间可就太长了,所以她征求我的意见,问她可不可以在3:30分来接我们。我忙回信息说不可以,因为我们坐在大堂里太无聊了,我只希望能够早点去机场。导游同意我的建议,于是在2点钟准时来到酒店。

  上了车,我对导游说,我身体不舒服,不想去花市了,还是直接去机场吧,完了还不忘幽默一句,说道:“你们昆明人太热情了,你看,我都热得发高烧了。”导游说,那怎么可以,这可是日程安排呢,你要是以后怪我们怎么办。我说我是自己不愿去的,又不是你不愿带我们去,有什么不愿意的?导游和司机看我那样子,知道我到了花市也是白搭,所以听从了我的建议,直接把我们送到了昆明机场。

  一到机场,我就后悔得直拍大腿,心想,这还不如在酒店大堂里多呆会儿呢,最起码那儿还有软绵绵的沙发让我躺着,而机场里连张硬帮帮的塑料椅子也没有,而我们的飞机是晚上7点25的,而只有在飞机起飞前2小时才能去拿登机牌,然后进入候机大厅,那儿才有塑料椅子坐,这意味着我们将在机场里等大约五个小时,这可怎么得了?

  我们拎着重重的四个大包的行李,站在宽敞的机场大厅里四处张望,眼前到处是拖着行李走动的旅客,一些人坐在机场的大理石地面上,大包小包的行李散乱地放在一边,小孩子们劲头最足,疯了似的到处乱跑,还有的孩子推着运送行李的小推车在光滑的地面上溜着玩。

  我身上发着高烧,可脑袋还没被烧坏,终于用目光在机场的最靠边搜索到了一个绝佳之处——就是那个通向二楼茶室的、上面铺着猩红地毯的大理石楼梯。我和老婆把行李拎到楼梯边放下,然后就坐在楼梯上的地毯上看书,这时,我是多么怀念刚才在酒店里坐的那软绵绵的大沙发呀。一失足而千古恨,我怎么愚蠢到拒绝那美丽的导游小姐的美好建议呢?当时我的脑袋一定被烧得进了水,或者犯了小时候脑袋被驴踢过的后遗症。

  坐是坐不住了,我全身的骨头像散了架,渐渐地像条死狗一样瘫在了楼梯上,旁边咨询台前一直站着一个美丽的穿着大红旗袍的地勤“阿诗玛”。平时注重仪表、风度翩翩的斜阳老师此时已是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样子。那位“阿诗玛”不时地用眼睛余光瞟我一下,我满不在乎地和她对视着,心里对她说:“瞧吧,仔细地打量吧,我就躺着了,你能把我怎么的?你是不是想说这儿有很多老外走来走去、上上下下,我这样子是会影响市容、有损国人形象呀?有本事你让人把我拖走啊。”然后,美丽迷人的“阿诗玛”有着菩萨般慈悲心肠,终于没有对我横加干涉。

  下午5点半,我终于拿到了登机牌,进入到候机大厅,坐到塑料椅子上等待,可是,这一天我们的遭遇真是奇怪,说是“屋漏偏遭连阴雨,行船恰遇顶头风”是一点也不为过的。由于航空公司安排上的原因,飞机再次被延误一个小时,当终于坐上飞机,飞机在跑道上滑行时,又被另一架飞机挡住了去路,半个小时后才起飞。

  坐在飞机上窄又直的沙发上,我软绵绵的身子只要往下滑,只好向空姐要了个小枕头放在脑后睡觉。飞机飞行平稳后,乘务员开始分发饮料和食品,我要了一份热咖啡,事后得知,我这真是明智之举。喝过咖啡,我依然把头靠在小枕头上睡觉,飞机在长沙机场降落时,我感到身上出汗了,一定是刚才那杯热咖啡的效果!身上出了点汗,顿时轻松多了,也有了力气。等长沙机场的客人上了飞机,飞机再次起飞,过一会儿,乘务员再次分发点心和饮料,我又要了一杯热咖啡,之后吃了些面包和蛋糕,神了,我的高烧退了。看来,我是注定不能把云南的热情带回家了!

  早在飞机停在长沙机场时,我便向空姐问准了到达南京的大概时间,然后打了个电话给出租车司机,让他在12钟到达禄口机场来接我。当飞机降落在南京禄口机场,我们从飞机上下来,迎面扑来一股熟悉的热风,啊,南京的晚风,家乡的风,我们回来了。

  出了机场大厅,司机韩师傅果然等在了那儿,一个小时后,我们回到了自己的家,院子里的青草已经长高了很多,茂密了很多,堂屋里的两盆滴水观音也长高了许多,上楼打开房门,钻进鼻孔的长期封闭的室内空气稍微有点霉味,于是赶紧开窗换气。

  “金窝银窝,不如家里的狗窝”!美丽迷人的云南注定只是我们今生短暂的一个梦!在那儿美丽而迷人的土地上,我们永远只能是一个匆匆过客。我们回到了家乡,也就回到了现实,但人的一生,注定要做一些美丽的梦!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每年做一次这样的梦,到异乡去做一个暂时的游子!

  2007-8-29

  附注:网上曾有朋友委婉地说我的游记似乎琐碎了些,几乎成了流水账,但是,我把这些天的游历用文字和影像的方式记录下来,最主要也最自私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我自己的快乐,因为,当我在键盘上敲击下这些文字时,我的心其实早已飞回了那七彩云南。我对自己说,云南,我会再次回去的,今生我愿多做几回那七彩的梦!

评论(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