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请法院公开解答为什么赣县区政府单位不是适格被告:赣县工商局

  我是江西赣州市赣县区退休人员。电话:15870718868.

  2018年4月26日晨,赣县区政府张景林区长、钟晓斌副区长率领五个区职能部门和区梅林镇政府一百多人,未履行法定手续和给予分文补偿,强制拆除我位于区城市主要街道的650多平米,价值700多万元合法住房和店面。诉讼结果,赣州中级法院(2018)赣07行初149号、江西高级法院(2018)赣行终1006号、最高法院(2019)最高法行申4922号《行政裁定书》裁定“赣县区政府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完全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丧失公平正义。

  一、涉案房屋光天化日之下被公开拆除,区政府领导在违拆现场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原告向法院提交了强拆现场照片、录音录像。被告赣县区政府亦承认区领导在强拆现场。对这一无法抹杀的客观事实,三级法院《行政裁定书》无一记载字査明为事实,更无一字解析。区领导在强拆现场事实,是本案裁定强拆主体机关的具有决定性作用的证据,隐瞒此证据作出裁定,本案就沒有真相。未查明区领导在强拆现场是否事实,末认清区领导在强拆现场是否体现区政府行政,未审理区领导在强拆现场与本案有无关联并作出解析,如何裁定“赣县区政府不是本案适格被告”?

  二、证据证明:区领导在强拆现场巡视;与参拆人员在现场交谈;区领导与参拆单位领导在原告店门口聚会;区领导现场与房屋所有人长时间对话等活动和言论。但三级法院《行政裁定书》中无一字记载。区领导的活动和言论是否体现区政府领导、组织实施强制拆除行为?与本案有无关联?对此沒有解析,如何裁定“赣县区政府不是本案适格被告”?

  三、被告赣县区政府认为区领导是在现场“检查工作”。在强拆现场“检查工作”的区领导发现机关单位实施违法强拆行政,有中止其违法行政的职权和责仼。沒有中止现场正发生的违法行政行为,就是失职、渎职,事实上支持了违法强折行政,区政府就必须承担违法强拆责仼。三级法院《行政裁定定》沒有解析区领导在现场“检查工作”是否与强拆产生关联?区政府是否应对因不止制违法强拆后果承担责任?如何裁定“赣县区政不是本案适格被告”?

  四、法院认定区梅林镇政府为拆除涉案房屋主体机关。假设推论成立,那么,在强拆现场的区领导明知:区梅林镇政府无强拆涉案房屋职权;区政府沒有对房屋所有人作出安置补偿决定;房屋所有人沒得到仼何补偿;区梅林镇政府沒有区政府认定的涉案房屋危房证据。强拆涉案房屋亳无疑问违法,区领导为什么不制止和中止其违法行政?三级法院《行政裁定书》沒有一字记载、沒有对在现场的区领导沒有中止梅林镇政府违法强拆行政行为,区政府要不要承担违法强拆涉案房屋责仼作出解析,如何裁定“赣县区政府不是本案适格被告”?

  五、参加强拆涉案房屋的机关有:赣县区政府,区城建、城管、房产、市场监督管理、公安等局和区梅林镇政政府。区政府、区领导是在强拆现场的最高行政机关,最高行政领导。参与强拆机关、领导的级别、职级、隶属关系、领导与被领导关系十分明确。参拆单位级别、领导职级能否作为裁定强拆涉案房屋主体机关的依据?三级法院《行政裁定书》沒有一字记裁和解析,如何裁定“赣县区政府不是本案适格被告”?

  六、本案三级裁定法院抹杀强拆涉案房屋事实真相,隐瞒赣县区政府组织实施涉案房屋证据,裁定原告列赣县区政府被告“证据不足”。为此,我以《赣州赣县区政府单位领导亲率一百多人违法强拆我房屋是否适格被告》为题,公布了部分赣县区政府领导现场组织强拆涉案房屋证据照片,澄清事实,以求公论。并请赣州中级法院、江西高级法院、最高法院本案主审法官确认:赣县区政府正、副区长在违法强拆涉案房屋现场是否事实,原告现场照片、录音录像能否证明这一事实;区领导的现场的活动、言论是否组织实施强拆涉案房屋行为;参加强拆涉案房屋的机关有区政府、区政府五个职能部门和梅林镇政府是否事实。司法案件是公开裁决,既然能隐瞒证据公开裁定“赣县区政府不是本案适格被告”,也请法官们公开原告提交的涉案证据,公开向社会作答赣县区政府为什么不是适格被告?

  再附赣县区政府违法强拆涉案房屋现场部分照片如下:

曝光:请法院公开解答为什么赣县区政府单位不是适格被告:赣县工商局 第1张

  图为:中间为赣县区钟晓斌副区长(着白色衬衣者)、左侧为赣县区梅林派出所李教导员、右侧为赣县区梅林镇党委谢书记在搬运戚培清财物现场。

曝光:请法院公开解答为什么赣县区政府单位不是适格被告:赣县工商局 第2张

  图为:赣县区张景霖区长、赣县区钟晓斌副区长(绿伞和黑伞之间两人)与参与强拆单位领导聚在戚培清房屋门口。戴眼镜双手交叉者为区政府征收戚培清房屋责任单位,市场监督管理局陈局长。

曝光:请法院公开解答为什么赣县区政府单位不是适格被告:赣县工商局 第3张

  图为:赣县区张景霖区长在强拆现场与强拆人员交谈

曝光:请法院公开解答为什么赣县区政府单位不是适格被告:赣县工商局 第4张

  图为:赣县区张景霖区长在强拆现场(撑黑色雨伞者)

曝光:请法院公开解答为什么赣县区政府单位不是适格被告:赣县工商局 第5张

  图为:钟晓斌副区长与参与强拆人员在一起。违法强拆行为遭围观群众质疑。详见现场录相。

曝光:请法院公开解答为什么赣县区政府单位不是适格被告:赣县工商局 第6张

  图为:赣县区副区长、区拆迁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钟晓斌在强拆现场与房产共有人戚素萍进行长时间对话,对话中钟晓斌副区长明确表示要强拆。

曝光:江西赣州赣县区政府单位的不法强拆严重侵害我的合法权益!:赣县工商局

  我叫戚培清(电话:15870718868)是江西赣州市赣县区行政机关退休人员。现住江西赣州市赞贤路63号。因赣县区政府单位违反法律和程序,以严重低于类似房屋市场价格征收我房屋,我未与任何单位签订安置补偿协议。2018年4月26日,赣县区单位以拆“危”代征,违法强制拆除我合法房屋,洗劫我屋内合法财产我700多万元房产和财物被非法剥夺。严重违反宪法和法律。至今未给予赔偿和补偿。违反程序征收,补偿严重低于市场价格。2017年4月,我位于赣县区单位所在地城市主要街道一赣新大道黄金地段64号(见图1-图4),600多平米五层框架结构和39平米砖木结构,2000年建成房屋被列入征收范围。我有房屋产权证、国有土地使用证、城市规划建设项目许可证。尽管区单位将我房屋列为棚户房屋上报,我仍鉴字同意,以支持工作。但征收单位将我区城市主要街道上区位房屋,编造为“赣县区梅林镇桃源村桃源小组房屋”区位,并按此区位对房屋估价。我7月6日上午向拆迁指挥部书面报告后,7月6日下午,房地产估价公司经区单位拆迁指挥部转送我的《<a keyword-hyperlink="" href="#">房地产估价报告</a>》只改了地点名称,但数据初评无任何改变。该报告以区单位征收文件设定的住房补偿指导价格分文不差套评。框架结构房3600元/平米,装饰装修最高不超过500元/平米,奖金800元/平米,补助800元/平米,合计最高5700元/平米对我房屋估价5400多元/平米。区政府安置房优惠价5600元/平米,需加交500元/平米装修费(不含装饰费),合计6100元/平米。对我房屋估价低于优惠安置房价格。时节点附近类似商品房销售均价8500元/平米。对我店面(含滴水116平米)估价9000元/平米(区领导定价),时节点附近类似商品店面售价30000元/平米以上。为此,7月13日我向拆迁指挥部办公室送交和以EMS快递向拆迁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钟某斌提交了《<a keyword-hyperlink="" href="#">估价复核申请书</a>》,但拆迁指挥部、领导和房地产估价公司拒绝对我房屋做估价复核,致使协商补偿无据,无法签订安置补偿协议。区领导委托的与我协商的工作人员反倒恐吓我是“与单位作对区政府设定征收房屋补偿指导价格沒有法律法规依据。房地产估价公司以委托单位设定价格进行房地产估价,是与征收单位合伙刻意评低被征收人房屋价格。我要求估价复核符合征收程序。要求复核怎么就和“与政府作对”划上等号了。 征收手段恶劣,制造危房假证。

  1、违法强拆。2017年7月17日,区政府征收拆迁指挥部未履行仼何法定手续,未给予任何补偿,将我39平米砖木结构房屋毁灭,我向多位区领导报告,至今沒有处理结果

  2、实施房屋危险切割。我的房屋是和他人合建的4000多平米的五层框架结构大楼,我的房屋位于大楼西端的一至五层,占地宽4.88米长24.21米。2017年9月20日至30日,区房屋征收拆迁指挥部将我房屋从大楼主体结构中切割开来,一层致五层连结全部切断。指挥部无人通知,更未与我协商,也未釆取仼何安全措施。切割房屋,有可能导致我房屋出现重大安全危险问题,直接关系我一家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侵害我的重大利益(见图5-图14)。

  3、房屋连续遭到破坏。

  4月19日凌晨1:05分,我店面25平米钢制大门被人用挖掘机全部损毁(见图15-图16)。4月22日凌晨2点,一帮不明身份人员用石块狂砸我房屋玻璃4月24日下午1点,4名着城管大队服装人员,光天化日之下,用傍锤砸我住房安全门锁,致门无法开启。区政府实施违法强拆前几天连续发生破坏我房屋犯罪行为,如果说与征收无关,与征收单位无关,很难解释通。

  4、编造危房证据。

  2018年1月28日,梅林镇政府、区城建局和房产局根据区政府要求,向区政府提交了所谓我房屋属危房《<a keyword-hyperlink="" href="#">现场勘报告</a>》,并于4月10日发出了《<a keyword-hyperlink="" href="#">危房限期拆除通知书</a>》。赣州市章贡区法院判“原告未提出鉴定申请,被告亦末向本院提交其依法作出的安全鉴定,被告即作出《危房限期拆除通知书》,违反法律规定”。“撤销梅林镇政府作出《<a keyword-hyperlink="" href="#">危房限期拆除通知书</a>》”。

  2018年4月18日,区政府征收拆迁指挥部要强拆我房屋信息,我当即向区领导短信报告,“刚刚拆除公司老板告诉我,指挥部要与其签订合同拆我房屋,指挥部可以与拆除公司签订合同灭失我第三方私有物权?这是严重刑事犯罪!特向你报告,请予制止”(见附件1-附件2)。此短信同时转发钟某斌。区领导、区征收拆迁指挥部未作否认澄清。接着19、22、24日连续发生破坏我房屋犯罪案件,26日我房屋被违法强制拆除。说明区政府早已决定强拆我房屋并有具体按排4、赣县区政府2017年4月开始房屋征收至9月20日前,无人说我房屋是危房,但2017年9月20日至10月1日我房屋被区政府从大楼主体结构中切割开后,我房屋就成了证据图的状况。10月28日就有了区房产局在相关材料第一次说我房屋“危房”。64号大楼不是危房该楼组成部分的我房屋怎么单是危房?危房又怎能切割?切割后危房是不是该区政府负责?钟某斌在违法强拆我房屋时,口口声声说是为“消除安全隐患,”这是上游喝水狼吃掉下游喝水羊的强盗逻辑安全隐患哪里来?区政府就是危房安全隐患制造者。这就是区政府为实施2018年4月26日违法强拆制造的拆危依据四、袒护行政机关,不惜违反法律。我房屋被违法强拆后,我即以赣县区政府为被告起诉至赣州市中级法院。我向法院提交了违法强拆现场区领导组织实施违法强拆的照片、录像、录音等大量证据。但法院刻意袒护被告,丧失公平正义。1、错误分配举证责仼。庭审中,审判长明确:“原告承担举证责任”,若一旦确认被告赣县区政府为本案适格被告,则被告赣州市赣县区人民政府应承担举证责任”。就是原告要承担完全举证责任。实质就是按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分配举证责任。沒有按“举证倒置原则”要求被告赣县区政府举证,证明非其实施违法强拆行政行为。显然不公平。原告当庭作了充分的举证,应由被告赣县区政府举证,提供非其实施违法强拆的现场证据,在此基础上推定赣县区政府是否适格被告。一审法院推定行政行为主体举证程序错误

  2、排斥原告合法证据。确认违法强拆行政行为主体,关键在违法强拆现场的客观事实证据。原告提供了充分违法强拆现场证据。被告赣县区政府亦承认区领导在违法强拆现场的事实。法院应对是否可确认赣县区政府违法强拆行政主体作符合法理阐释。原告提交了赣县区政府领导组织实施违法强拆现场证据。被告赣县区政府就应提供其在违法强拆现场与违法强拆有无关联的证据。否则,就是举证不能,赣县区政府就要承担违法强拆法律责任。赣州市中级法院(2018)赣07行初149号《<a keyword-hyperlink="" href="#">行政裁定书</a>》称“原告提供的拆除现场照片、录像、录音不足于证实被告赣县区政府实施强制拆除”。事实上,原告向法院提交了区政府领导在现场组织实施违法强拆照片23张和房屋所有人在现场与区领导钟某斌的长时间对话录音。法院就应当对原告证据作法理阐释并给出“不足”的理由。赣州中级法院和省高级法分别作的《<a keyword-hyperlink="" href="#">行政裁定书</a>》对原告证据不审理、不表述、不阐释,未载记一字。事实上就是非法排斥原告证据。回避区领导在违法强拆现场事实。领导在违法强拆现场事实是裁定违法行政主体机关绕不过去关卡。在现场行政机关和领导的级别是认定违法行政机关的决定因素。一、二审法院不仅对区政府领导在违法强拆现场的事实,对区政府领导在现场与违法强拆有沒有关联,区领导在违法强拆中的地位、作用,区领导不法言行及区领导在现场应承担责任等客观事实沒有作符合法理的阐释和推定,连一字记述都回沒有完全回避赣县区领导在违拆现场事实,以赣县区政府下级单位、基层政府违法强拆前作出的违法行政决定为依据表述、阐释,裁定“赣县区政府不是适格被告以原告房屋系不明行政机关拆除,推定行政主体机关。省高级法院以“行政主体不清”为由,裁定梅林镇政府“实施强制拆除”2018年4月26日违法强拆原告房屋,是白天数百名强拆人员大张旗鼓,轰轰烈烈进行的,不是偷拆。成千上万的人们目睹了区政府实施违法强拆的壮举。在违法强拆现场的区领导和参与强拆各单位领导面目逐一可辩。我提供的证据多角度纪录了区政府实施违法强拆现场情况。一审和审法竟将如此大张旗鼓公开违法强拆案件,以不明强拆行政机关,“行政主体不清”作违法行政主体推定,悖于事实、不合逻辑、违反法律。

  以基层政府作的行政性决定,推定上级政府“不是适格被告”。梅林镇政府作《<a keyword-hyperlink="" href="#">危房限期拆除通书</a>》和区政府实施违法强拆,是两个不同级别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区政府、区领导在违法强拆现场与参与违法强拆单位、基层政府及其领导是直接隶属的上下级关系。中国行政体制是下级服从上级制。本案还存在“行政主体不清”的问题吗?,还存在“错列”、“漏列”被告问题吗?作出《<a keyword-hyperlink="" href="#">危房限期拆除通知书</a>》不等于实施了违法强拆事实。赣州市中级法院以梅林镇政府承认其“实施强制拆除”为由,裁定是梅林镇政府实施强制拆除。仅是一面之词。该镇政府沒有实施强拆的仼何证据,只是参与违法强拆单位之一。梅林镇政府能领导区政府、区领导吗?有整合这么多区政府部门参与其实施强制拆除的权力吗?实质是在为区政府顶责。假设属梅林镇政府实施违法强拆,在现场的区领导就应立即中止镇政府违法行为,否则就是支持、纵容违法行政行为,可视为区政府是同一违法行政行为主体。赣县区政府“不是适格被告”?被告赣县区政府推责梅林镇政府实施违法强拆,为什么其至今未对梅林镇政府违法行为作处置,相关镇领导沒有被追责原告被剥夺巨额财产沒有得到应有赔偿和补偿。区政府、区领导与梅林镇政府、镇领导及区政府部门、领导同在违法强拆现场,区政府却以下级政府《<a keyword-hyperlink="" href="#">危房限期拆除通知书</a>》等强制拆除前的行政行为决定证明非区政府实施违法强拆的证据,并被一、二审法院釆信确认,荒唐。区政府、区领导在违法强拆现场,是依据镇政府《<a keyword-hyperlink="" href="#">危房限期拆除通知书</a>》在履行职务吗?下级政府作出行政决定对上级政府有约束力吗?因此,梅林镇政府作出《<a keyword-hyperlink="" href="#">危房限折除通知书</a>》等行政行为决定虽属违法(章贡区法已判决违法和予以撤销),但与区政府组织实施的违法强制拆除行政行为无直接关联,不能作为裁定“赣县区政府不是适格被告”的证据。审、二审法院仅依被告赣县区政府部门、下级政府在违法强拆前行政决定认定该被告“不是适格被告”。是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法院应对区政府领导在违法强拆现场的事实,在违法强拆现场活动的事实区领导在违法强折现场行使职务的事实,区领导在违法强拆现场明确申明要强拆的事实等进行审理,从而推定赣县区政府是否适格被告。否则就是事实审理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为被告编造证据。赣县区单位违法强拆我房屋后,为掩盖违法行为,区政府房产局申请司法鉴定机构违法编造《<a keyword-hyperlink="" href="#">司法鉴定意见书</a>》赣县区政府沒有将《<a keyword-hyperlink="" href="#">司法鉴定意见书</a>》提交赣州中级法院。被告证据目录沒有《司法鉴定意见书》。庭审中,原、被告双方也沒有就《司法鉴定意见书》质证。庭审笔录也无任何记載。但赣州中级法院将《<a keyword-hyperlink="" href="#">司法鉴定意见书</a>》载入(2018)赣07行初149号《<a keyword-hyperlink="" href="#">行政裁定书</a>》,表述为“2018年4月26日江西赣州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房屋作出了司法鉴定,鉴定为该房屋危险等级评定为D级,同日被梅林镇政府对原告房屋实施了强制拆除”。纯属赣州中级法院虚构伪造。一是被告梅林镇政府和赣县区政府的答辩状及庭审中都未作一字如此内容陈述。二是《<a keyword-hyperlink="" href="#">司法鉴定意书</a>》记载的是“2018年4月26日组织相关技术人员进行现场助察”。与赣州中级法院虚构的“对原告房作出了司法鉴定”的意思大相径庭。三是将赣县区政府房产局委赣州司法鉴定机构作《<a keyword-hyperlink="" href="#">司法鉴定意见书</a>》,表述为“赣州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房屋作出了司法鉴定”。略去委托单位赣州中级法院为其违反法律预留了为被告调取证据合法的空间。赣县区房产局委托作的司法鉴定结果,就不存在赣州中级法院调取被告无法取得的证据问题。赣州市中级法院将未提交法院的,而且违法作出的《<a keyword-hyperlink="" href="#">司法鉴定意见书</a>》确认为被告的所谓“拆危”,合法证据,严重违反法律。赣州市中级法院《<a keyword-hyperlink="" href="#">行政裁定书</a>》毫无公平正义可言。对赣州中级法院严重违法问题我向省高级法院举报,该法院(2018)赣行终1006号《<a keyword-hyperlink="" href="#">行政裁定书</a>》未审理赣州中级法院严重违法及由此产生影响公平正义审案的问题和认定事实错误问题,裁定“维持”赣州中级法院裁定结果,丧失公平正义。

  综上所述,我的房屋是区政府领导带队违法拆除的,而非其部门,

  一,二审伪造我房屋危房证据,为区政府违法强制拆除提供依据,一,二审《<a keyword-hyperlink="" href="#">行政裁定书非法无效</a>》。《<a keyword-hyperlink="" href="#">行政裁定书</a>》伪造涉案礼据非法无效一文中的赣州中级法院伪造“司法鉴定”,二审法院伪造“危房鉴定报告”

  3,区政府没给予我补偿,是非法剥夺公民合法财产。裁判部门利用公权力打击,压制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任意裁定事实,严重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并存在严重违法行为,侵犯我的合法权益。

曝光:请法院公开解答为什么赣县区政府单位不是适格被告:赣县工商局 第7张

曝光:请法院公开解答为什么赣县区政府单位不是适格被告:赣县工商局 第8张

爆料:江西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户籍室违法违规办理户口登记:赣县工商局

  关于恳请江西省公安机关对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户籍室违法违规办理郭卫生非法落户、变造虚假曾用名等户籍管理工作事项予以核查并纠正违法违规的户口登记行为 依法依规严格追究负责审核审批的人民警察办理假户口登记责任的公开举报信

  现举报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户口管理岗位人民警察收取好处利用职务之便违法违规办理郭卫生非法落户、变造虚假曾用名等户籍管理工作事项、负责审核审批的人民警察在办理户口受理、调查、审核、审批业务过程中未按国家法律法规、部门规章规定办理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并提出如下举报请求:

  1、依法确认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户口管理岗位人民警察在明知郭卫生在其辖区内既没有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和合法稳定职业又未实际长期居住该管辖区的情况下故意违反“实际居住、人户一致”原则违法违规帮助郭卫生办理虚假户口、非法落户的户口登记行为违法。

  2、责令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依法依规撤销其向郭卫生颁发的《准予迁入证明》及纠正其户口管理岗位在职民警未遵循实际居住、人户一致原则办理的郭卫生虚假户口、非法落户的迁入登记乱作为行为。

  3、责令郭卫生户口迁出地公安机关赣州市宁都县公安局黄石派出所恢复郭卫生户口登记至其出生地、原籍户口所在地、户主郭家泽(系郭卫生父亲)名下的宁都县黄石镇山梓村赤沙小组。

  4、依法确认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负责审核审批的人民警察在没有认真核查郭卫生出生落户、户主郭家泽的居民户口簿、户成员信息等各项户籍档案材料以及常住人口登记表的情况下在办理郭卫生户口迁入登记时违反《公安机关不再开具的18种证明材料》等规定违法违规添加曾用名“郭森林”的户口变更登记行为违法。

  5、责令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依法依规删除其违反《公安机关不再开具的18种证明材料》、《关于改进和规范公安派出所出具证明工作的意见》之规定在郭卫生户籍档案违法违规添加的曾用名“郭森林”。

  6、依法追究利用职务之便违法违规为郭卫生非法落户办理假户口、变造虚假曾用名等户籍管理工作事项的相关责任民警失职、渎职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事实与理由:

  举报人家庭与郭森林有一个民事纠纷在人民法院审理。经律师查证,1999年4月,他人在没有提交户口迁移证的情况下假报户口“郭森林”,原赣县公安局梅林派出所相关民警利用职务之便帮助“郭森林”办理常住人口登记,在“郭森林”没有准予迁入证明的必要合法要件的情况下制作虚假的《常住人口登记表》、向“郭森林”核发居民户口簿,伪造、变造、非法登记的“郭森林”,男,汉族, 1969年8月16日出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62131196908162036,高中文化、城镇户口,住址梅林镇光彩大道14号9栋202房。《江西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试行)》第六十条规定:“公安机关发现公民属其他非法登记户口的,户口所在地县级公安机关治安(户政)管理部门应当组织调查核实,并按规定注销非法或者错误登记的户口。”2014年2月,上级公安机关发现“郭森林”非法登记的户口是伪造、变造的,指示赣州市赣县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注销“郭森林”非法登记的户口、居民身份证。2014年3月26日,非法登记的“郭森林”假户口被注销。

  为获取非法利益,赣州市宁都县黄石镇山梓村赤沙小组村民郭卫生非法买卖户口、身份证冒名顶替“郭森林”户口。2014年10月10日,郭卫生将自己事先拟写打印落款时间2014年9月16日内容为“兹证明居民郭森林(身份证号:362131196908162036 与郭卫生身份证号:362131196611132021系同一人),其郭森林身份证号系重号于2014年2月26日注销,现该居民身份证号统一为(362131196611132021),户籍名字为郭卫生,曾用名为郭森林”的《身份证明》托关系非法取得赣县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户籍室民警加盖梅林派出所公章。经投诉举报,赣县公安局梅林派出所从人民法院收缴该违法违规出具的同一人身份证明。

  经律师查证:郭卫生, 1966年11月13日出生,身份证号码:362131196611132012,初中文化,农业户口,自出生起在宁都县黄石镇山梓村赤沙小组登记为常住人口,其户口登记在户主郭家泽(系郭卫生亲生父亲)名下。1987年不足20岁的郭卫生与崔连秀(1966年8月21日生)结婚。自1966年11月13日出生至2018年2月14日已经52岁的郭卫生在长达52年时间从未迁出宁都县黄石派出所,没有领取过迁移证件、注销户口,户口登记的内容从未变更,既没有变更姓名、学历、出生日期,也没有变更年龄、身份证号码、曾用名、农业户口。

  据宁都县公安机关证实:1995年10月郭卫生因涉嫌强奸13岁幼女郭*莲(初中二年级学生,宁都县黄石镇黄石村土围小组人)被宁都县公安局拘留并关押宁都县看守所1个多月,之后畏罪潜逃。激起广大群众愤慨的是,涉嫌强奸罪的郭卫生被包庇未予追究刑事责任,受害者郭*莲反而被判刑坐班房。据证实:1995年3月10日,郭*莲在黄石街上遇到郭卫生,郭卫生嘲笑、羞辱她说“你们告我也告不到什么,你们奈何不了我!”因遭受郭卫生的恐吓、威胁、多次强奸,郭*莲有冤无处伸,失去理智,用手指甲剪弄伤郭卫生儿子郭炜的上眼皮,后被判刑六个月并赔付医疗费。宁都县法院(1995)年宁刑初字第48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载明:原告郭炜,男,1990年3月23日生,法定代理人崔连秀(女,1966年8月21日生)到庭,经审查查明:1995年3月10日上午,被告人郭*莲在黄石小学至黄石街公路地段,发现曾多次奸污过自己的郭卫生之子郭炜从黄石小学那过来往家里去,想起自己被奸污又告不倒郭卫生还受其嘲笑之事,便起意报复..判决被告人郭*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赔偿郭炜医疗费、营养费851.96元。按照户口登记法规,郭卫生属不予办理姓名、年龄、曾用名、身份证号码等变更登记情形。

  2018年2月14日,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户口管理岗位人民警察在明知郭卫生在其辖区内既没有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和合法稳定职业又未实际长期居住该管辖区的情况下故意违反“实际居住、人户一致”原则违法违规帮助郭卫生办理虚假户口、非法落户的户口登记,且负责审核审批的人民警察在没有认真核查郭卫生出生落户、户主郭家泽的居民户口簿、户成员信息等各项户籍档案材料以及常住人口登记表等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管理的基础性资料的情况下在办理郭卫生户口迁入登记核发其居民户口簿时在曾用名栏目内违法违规变造虚假曾用名 “郭森林”。 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户口管理岗位相关人民警察失职、渎职、利用职务之便违规为郭卫生办理假户口、变造虚假曾用名 “郭森林”的户口登记行为违法。理由是:

  ①《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第三条规定:公民身份号码是每个公民唯一的、终身不变的身份代码,由公安机关按照公民身份号码国家标准编制。《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申报户口登记的曾用名,应当填写公民曾经在公安派出所登记并正式使用过的姓名。根据公安部2015年8月22日《公安机关不再开具的18种证明材料》,居民身份证从15位升至18位后,原号码不变,需证明是同一人的,公安机关不予证明。公安部等12部门联合制定《关于改进和规范公安派出所出具证明工作的意见》自2016年9月1日起实施,其中明确规定:有关单位要求群众开具证明或者提供证明材料,要遵循于法有据和“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凡是公民凭法定身份证件能够证明的事项,公安派出所不再出具证明。对于居民户口簿、居民身份证、护照完全能够证明的以下9类事项,有关单位及其工作人员应予认可,公安派出所不再出具证明:1.公民姓名。2.公民曾用名。3.公民性别。4.公民身份号码(含15位升18位证明)。5.公民民族成分。6.公民出生日期。7.公民出生地。8.公民籍贯。9.公民户籍所在地住址。郭卫生自1966年11月13日出生至2018年2月14日在长达52年时间从未迁出宁都县黄石派出所,没有领取过迁移证件、注销户口,户口登记的内容从未变更,既没有申请变更姓名、学历、出生日期、身份证号码,也没有向户籍地宁都县黄石派出所申报曾用名“郭森林”。 郭卫生唯一的身份证号码:362131196611132012与已经注销的郭森林身份证号码:362131196908162036完全不一样,且涉及赣州市赣县区、宁都县公安机关落户登记的常住户口所在地不一致。按照江西省公安厅和公安部的规定,“同一人身份认定证明”、 “公民曾用名证明”公安派出所不再出具。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负责审核审批的人民警察在明知郭卫生自1966年11月13日出生至2018年2月14日长达52年时间从未在宁都县黄石派出所登记曾用名“郭森林”、正式使用“郭森林”的姓名且明知本派出所在2014年3月26日已注销伪造、变造的郭森林户口情况下,利用职务之便办理郭卫生户口迁入登记核发郭卫生居民户口簿时在曾用名栏目内违法违规添加曾用名“郭森林”的变更登记行为违反了上述法律法规的规定。

  ②根据公安部2015年8月22日《公安机关不再开具的18种证明材料》,其中诸如“个人身份证明”、 “实际居住地证明” 、“房产情况证明” 派出所不予出具证明。江西省公安厅2015年12月30日新修订的《江西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第七十八条规定:“公民通过购买、受赠、继承等合法途径获得住房所有权的人员,本人及其共同居住的配偶、子女、父母可申请迁入城镇落户,并提供以下证明材料:(一)房屋产权证; (二)迁移人居民户口簿、居民身份证。”2018年2月,宁都县黄石镇山梓村赤沙小组村民郭卫生持他人私有房屋产权证复印件向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申请户口迁入登记,按照规定应到责任单位房产部门或公证机关索取房产情况证明,用以证明他人私有房屋所有权或使用权已经转移至郭卫生名下。2018年2月14日,在郭卫生没有提供房产部门或公证机关出具的赣县区梅林镇光彩大道14号9栋202房《房产情况证明》证实其取得他人私有房屋所有权或使用权的情况下,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户口管理岗位人民警察利用职务之便仅凭登记在他人名下的房屋产权证复印件违法违规向郭卫生颁发《准予迁入证明》。公安派出所虽然可以依据房屋产权证出具准迁证,但登记在他人名下的赣县区梅林镇光彩大道14号9栋202房私有房屋所有权或使用权是否转移至郭卫生名下应以责任单位房产部门或公证机关的《房产情况证明》为准,而无作出具体判断和确认的职权。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户口管理岗位人民警察出具《准予迁入证明》,确认了郭卫生已经取得登记在他人名下的私有房屋所有权或使用权,其性质属于行政确认行为,超出了其职权,应予撤销。行政机关实施行政管理做出具体行政行为,应当具有法律法规的明确授权。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户口管理岗位人民警察在明知赣县区梅林镇光彩大道14号9栋202房登记在他人名下,已知江西省公安厅和公安部明确规定,“房产情况证明”、 “实际居住地证明”公安派出所不再出具,超越执法权限,在没有合法证据证明郭卫生依法享有登记在他人名下的赣县区梅林镇光彩大道14号9栋202房私有房屋所有权或使用权的情况下向郭卫生颁发《准予迁入证明》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③《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第六条规定: 公民应当在经常居住的地方登记为常住人口,一个公民只能在一个地方登记为常住人口。《江西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第六十四条规定,公民户口迁移,遵循实际居住、人户一致原则,实行条件准入制。据赣州市赣县区梅林镇光彩大道14号所在地光彩社区居民委员会干部证实,赣县区梅林镇光彩大道14号仅有一、二层联为一体的4栋临街住宅楼,按照辖区派出所编制的楼栋号及门牌号核查,根本不存在“光彩大道14号9栋202房”,故郭卫生申请户口迁入登记提供的常住户口所在地住址赣县区梅林镇光彩大道14号9栋202房是虚假的;且郭卫生既没有在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管辖区内投资经商、购房,亦无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和合法稳定职业,事实上根本没有实际居住在该梅林派出所管辖区。故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户口管理岗位人民警察利用职务之便帮助郭卫生办理常住户口所在地住址赣州市赣县区梅林镇光彩大道14号9栋202房的户口迁入登记行为违反了上述法律法规的规定。

  综上事实,赣州市宁都县黄石镇山梓村赤沙小组村民郭卫生既没有在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管辖区内投资经商、购房,亦无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和合法稳定职业,且没有经常实际居住在该梅林派出所管辖区。被举报人赣州市赣县区公安局梅林派出所户籍室超越执法权限,在没有合法证据证明郭卫生已经取得登记在他人名下的赣县区梅林镇光彩大道14号9栋202房私有房屋所有权或使用权,也没有核查迁出地公安机关宁都县黄石派出所的常住人口登记表基本法律文书、户籍档案中登记的事项证明郭卫生自1966年11月13日出生至2018年2月14日长达52年时间从未登记曾用名“郭森林”并正式使用过“郭森林”姓名的情况下帮助郭卫生办理假户口且在其居民户口簿曾用名栏目内添加曾用名“郭森林”的户口登记行为违纪违法。侵害了举报人的合法权益。为维护举报人的合法权益,举报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等法律法规,特向媒体举报,敬请按照举报人的举报请求给予舆论监督。要求有关部门依法抓好案件查办,规范权力运行。

赣县治疗慢性鼻炎哪家医院最专业:赣县工商局

  赣县治疗慢性鼻炎哪家医院最专业?慢性鼻炎主要是由于感冒治疗不彻底,老是反反复复导致形成慢性鼻炎。治疗慢性鼻炎除了要治疗防御,还要加强锻炼提高抵抗力。南昌宏昌医院为慢性鼻炎患者制定了一系列的治疗防御加强的方案,保证治愈慢性鼻炎。

  咨询QQ: 1922267784 联系电话:0791-86270081 医院地址:南昌市西湖区象山南路三眼井街106号(象山广场对面)

  赣县治疗慢性鼻炎哪家医院最专业?南昌宏昌医院提醒您:防慢性鼻炎记住“五不要”预防慢性鼻炎的发生,重点是做好对急性鼻炎的治疗。介绍说,急性鼻炎如治疗不及时或不彻底往往转变为慢性鼻炎,包括过敏性鼻炎、副鼻窦炎、萎缩性鼻炎等。

  赣县治疗慢性鼻炎哪家医院最专业?南昌宏昌医院耳鼻喉科是由南昌宏昌医院主办,医院中心本着技术领先、精湛专业、医者仁心的宗旨,积极同中华医学会外科委员会等北京上海权威医疗机构进行广泛密切的学术交流和技术合作,全省首家巨资引进了包括美国聚焦靶向超声刀系统、日本OLYMPUS数字高清内窥镜系统、瑞士Xomed鼻 窦光透旋切术、纳米光波消融系统、纳米超微水融术、低温等离子消融术,无菌层流净化手术室等集国内外微创无痛化先进诊疗技术为一体,填补了江西省多项的技 术空白,长期由国内权威外科专家坐诊,并首诊医师负责制等的人性化服务,提供了国内知名外科专家预约服务!是江西耳鼻喉专科的先进医院。

  联系方式QQ: 1922267784 联系电话:0791-86270081

  医院地址:南昌市西湖区象山南路三眼井街106号(象山广场对面)

曝光:请法院公开解答为什么赣县区政府单位不是适格被告:赣县工商局 第9张

评论(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