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贵(公安军19师师长王明贵简历)

公安军19师师长王明贵简历

王明贵,1932年参加革命,曾担任东北抗联支队长、师长、88旅营长、四野骑兵师师长。黑龙江省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3年离休(副兵团)2005年去世)。1

女少将贾丹兵是王明贵的儿媳妇,请问王明贵是什么干部

王明贵,吉林省磐石县人,1910年出生,1934年参加东北人民革命军,军长是著名的杨靖宇。1936年成立东北抗日联军第6军,王明贵在3师任连长、第8团团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苏军撤离东北,抗联人员脱离了与苏军的关系,王明贵任齐齐哈尔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员、嫩江军区司令员、东北野战军骑兵师师长、独8师师长。建国后,王明贵担任黑龙江省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王明贵被授予少将军衔。4

王明贵(公安军19师师长王明贵简历)

王明贵的介绍

王明贵,男,汉族,大学文化。1984年参加工作。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王明贵(公安军19师师长王明贵简历)

王明贵,男,安徽省金寨县人,阴历1979年11月14日21:10时出生,哪位大师能帮我定一下喜用忌神,跪谢。

出生年月日时:(阴历)1979年11月14日21:10(农历)己未年十一月十四亥时(公历)1980年1月1日21:10王明贵,你命中五行水旺缺木;日主天干为水,必须有木助,但忌火太多。(0木1火2土1金4水,5:3身旺)
八、字:己未丙子癸酉癸亥五行:土土火水水金水水天上火洞下水剑锋金大海水宜从事的行业与方位:宜水者,喜北方.可从事航海,冷温不燃液体,冰水,鱼类,水产,水利,冷藏,冷冻,打捞,洗洁,扫除,流水,港口,泳池,湖池塘,浴池,冷食物买卖,飘游,奔波,流动,连续性,易变化,属水性质,音响性质,清洁性质,海上作业,迁旅,特技表演,运动,导游,旅行,玩具,魔术,记者,侦探,旅社,灭火器具,钓鱼器具,医疗业,药物经营,医生,护士,占卜等方面的经营和工作.王明贵您出生于公历1980年01月01日星期二农历己未年(羊)十一月十四亥时,今年31岁,五行骨重为
3.8两,命书如下(仅供参考):一身骨肉最清高,早入簧门姓氏标;待到年将三十六,蓝衫脱去换红袍。此命为人品性刚直,做事公开有才能,不管休息,六亲兄弟不得力,祖业难靠,好一双抓钱手,没有一矗丹避柑篆纺遍尸拨建个聚钱斗,蜘蛛结网朝圆夕不圆,做几翻败几翻,只能稳然成家业,谁知又是遇狂风,初限二十三四,又如明月被云侵,三十外来交四十恰似日头又重升,终交末运方为贵,渐渐荣昌旺祖宗,妻宫继配方偕老,子媳二人送终,寿元五十
七、,过此六十九,卒于秋天之中。2

王明贵(公安军19师师长王明贵简历)

泌阳县王店乡派出所,所长王明贵哪个村

王明贵是泌阳县板桥派出所所长。

东北抗联三支队王明贵部在内蒙古扎兰屯活动史实以及在解放战争、抗日战争和土地革命中内蒙古扎兰屯的史实

在网上找了一点材料,你参考一下:王明贵回忆录《踏破兴安万重山》1940年关于与日伪军的作战经过,第153页:“1940年11月4日,在内蒙古莫力达瓦旗后太平桥附近,三支队与伪军孙强、陈学指挥的部队发生激战。”“1940年11月6日,在格尼河西尚家屯遭到日军敌机轰炸,后遭到日军汽车运送的步兵和骑兵的追击,激战数次后才摆脱这股敌人的追击。”在153到154页记载:“1940年11月7日,在金山堡屯,日军以骑兵和炮车与三支队激战,三支队且战且退,直到甘南县千家户屯附近才将敌人击退。”“1940年11月9日,三支队在博克图以南卧牛河东山地区与日军杜纲部队、伪军孙强、陈学部队交战三次,双方均有伤亡。是夜成功突围。”“1940年11月中旬,三支队在雅鲁河支流阿木牛河缴获日本林场,得到部分粮食。”“1940年11月中旬,在蘑菇奇三支队与日伪军激战一整天。天黑转移时,教导队长张绍华击毙日军杜边少将。”伪满第三军管区司令官王之佑1954年8月8日在他的笔供中说:“王(名)明贵领导的抗日军,人数不满二百,但因为都是骑兵,地势熟悉,行动敏捷,活动范围包括黑河、龙江、兴安东三个省。我就也用骑兵,令骑兵二十一团长陈明山率骑三百人,担任讷河县以北嫩江县地区;第三教导队骑兵团长孙强率骑兵三百人,担任讷河县以南龙江县地区;以步兵团长陈学信率两营进驻讷河,援助两个骑兵部队。由十一月开始活动,在嫩江县某地,陈明山部队与王明(名)贵抗日军交战一次,死伤三四十人,王明(名)贵即过江进入莫力达瓦旗,约在十天后,接到第十军管区通报,王明(名)贵由扎兰屯西北又向东南方向移动。我遂命令孙强过江,在甘南县境与王明(名)贵遭遇,战斗一次,王明(名)贵部下死伤约十数人(具体情况记不大清)。孙强追击过铁道南,在阿荣旗内某小村庄(距成吉思汗站南十数里)追击,连长日系上尉某战死,乃停止追击。”(《东北大讨伐》451——452页)以上为王明贵将军和王之佑的回忆,基本上为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作战,但回忆的重点各有不同,都有记忆的错讹之处。如具体时间,人名,死亡的人数等等。王明贵将军把陈学信误记为“陈学”了,王之佑把王明贵误记为“王名贵”了等等。关于击毙日军少将与王之佑回忆击毙“连长日系上尉某”是否为同一次战斗还需进一步考证。

评论(0)

发表评论: